充值 客户端
首页 >  军事历史 >  大宋:开局就是大海枭 >  章节

第一百六十一章四大寇兴起

作者:作者没钱做封面

  举报

杭州城此时已经是焦土一片

虽说是义军,但是这群人却没有良好的军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就是一群暴发户式的农民,还是方腊及时制止了手下,才让事态变得平缓。

抢劫平头百姓肯定是不行的,太掉价了,而且这些普通百姓手里也没有什么钱粮。

大家就都是苦哈哈,何苦为难?

退一步说,这些百姓也是自己可以吸纳进义军的。

而那些地主豪强就不一样了,就是一群待宰的肥猪。

宰了他们,将钱粮分给那些平民,就能让那些平民对自己感恩戴德。

一连串没来得及逃跑的贪官污吏被当场押送到街头,准备问斩。

他们也没有想到杭州城的官军如此不堪一击,竟然能被一帮泥腿子一样的草寇攻进城来。

杨可世和王禀作为战俘,自然也在其中。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苦涩的对视,常州城破之后,有人能逃跑了,自然也有人倒霉被抓住的

他们就是那种倒霉的。

方腊登台

看着台下乌压压的平平头百姓。

“众位,这粮食连年减少,可税收连年加重,可人命比草贱啊!”

“请问众位,汝等有谁没有被这群贪官污吏给压榨?”

“再说我手下的兄弟,哪个不是受朝廷压迫?要是安宁安居乐业,谁愿意做这杀头的勾当?”

“可要是不反,我等何以为继?”

人底下人群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也有人诉苦

“是啊,这群狗官!前两年还强占了我家的地勒!”

“就是!还有糟蹋我媳妇的!”

“狗官!”

一群人骂着,朝这群贪官扔起了臭鸡蛋和菜叶。

情况一时间非常混乱。

方腊作为摩尼教的教主。这收买人心的本事,自然过硬,特别是收买这些苦哈哈的底层百姓,他更是非常有心得。

还两下就已经吊起了众人的恨意

这些人千言万语都化成一句话

“请圣公为我等讨回公道!”

人心已有,大事可期。

“某创立这摩尼教,不为别的,自当替天行道!为众位讨回公道!”

“贪官污吏,斩!皇帝走狗,杀!”

方腊话音落下,场上人头滚滚。

无数的贪官污吏连求饶都没喊出来,一个个便变化做了刀下鬼魂。

有人见求饶不成,便开始恐吓。

有武将高吼

“方腊小儿,你休要嚣张!待我大宋天军一到,必将汝等草寇,化成蹉跎!”

也有二世祖高喊

“方腊老儿!我爹乃是侯廷命官,杀我,汝必将大祸临头!”

但更多的人还是想花钱买命

一地主不停磕头,磕的额头都出血了:“方腊爷爷饶命啊,小的上有老下下有小啊!”

一员外哭喊:“圣公吾有黄金千两,但求一命!“

对于这些恐吓自己的人,方腊不屑,都是将死之人了,还说这种屁话?

但对于这些想收买自己的人,方腊有些心动,却还是按耐住了自己内心的欲望。

现在是事业的上升期,缺钱是真,可是更缺人,人在这个阶段还是比钱重要的。

只能先忍痛割爱,杀了这些贪官污吏,在这些平头百姓上先树立起来自己的形象再说。

眼不见心烦,方腊挥了挥衣袖,刽子手收到命令,举起明晃晃的钢刀顺势往下一劈。

又是一阵人头滚滚。

王禀和杨可世更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这两个原本可以有更大的作为,却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和这些贪官污吏一起,死在了杭州城这个坟场。

半生蹉跎援杭州,建功立业一场空。

平白丢下了性命。

啧啧~

武松和鲁智深在台下对看:这方腊疯了,还真是心狠手辣之徒啊!这么多条人命,眼睛都不眨就砍了?

更不说这其中还有不少朝廷命官,这是跟要跟大宋干到底啊?

不管这方腊,反正自己在杭州城得了不少好处,他方腊爱咋干就咋干吧,反正都跟东南府没有关系。

……

先一群贪官污吏被砍头

群众欢呼,没了这群贪官污吏,就像背上卸了一座大山一样。

再也没有克扣的粮草和重税了。

“好!”

“杀的好,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圣公是大大的好人啊!”

方腊这一手可谓尽得民心。

应该有不少平民百姓想投靠自己的义军吧?方腊如是想到。

接下来就用从大户手里劫掠来的粮草和钱财招兵买马,再去找东南府买些器械,整顿兵马之后,北上打苏州,杨州。

也是时候注意一下朝廷方面的援军了。

……

汴京。

皇城大殿,群臣跪地,不敢说一句话,看着龙椅上愤怒的宋徽宗。

宋徽宗看完奏折,脸色通红,直接将奏折砸到了蔡京的头上。

蔡京虽然是权臣,但是还是不敢忤逆宋徽宗,硬生生挨了一板子。

咆哮道:“废物,都是废物!江浙路每年那么多军饷,到头来却连方腊这种草寇都收拾不了!”

“还有梁山!青州,登州竟然没有一个处人马能够把晁盖给绞杀?还要求援其他的地方来的禁军?真是一群酒囊饭袋!”

气头上的宋徽宗又收到了几封信件,看的他是当场从龙椅上跌落,气的直跺脚。

“给朕调派西军,朕把这群草寇给荡平!

有臣子进言:“不可啊!圣上!西军和西夏交战,此时调兵,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朕不管!马上跟西夏求和,朕要调西军剿匪!”

宗徽宗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太可怕了,这两封信又是关于反贼的。

一个是淮西王庆造反,另一个是河北田虎做乱,外加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宋江!

其他七七八八的匪寇也聚众跟随他们造反。

一时间,大宋不大不小的的版图匪患四起,农民起义的势头比以往都要迅猛。

宋徽宗脑海中浮现一句话:大宋要亡了?自己是亡国之君?

使劲摇头,宋徽宗无法接受这种选项,死都不肯做亡国之君的!

一定要缴匪,把这些草寇杀得干干净净!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免费听本书   兼职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卷,马上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加入书签 打赏 书架
 收藏本站
充值| 书库| 分类| 兼职| 电脑版
包月| 客服| 帮助| 首页| 客户端
rss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