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同伟惊呆了,我家曾祖是仙人?
第1章 曾孙祁同伟(求数据)(旧版)

无名武侠

同人 |  影视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汉东省。

林城市下辖的一个偏远乡镇。

司法所内。

“您,您真的是我曾祖父?”

祁同伟看着眼前鹤发童颜的唐装老者,满眼的不可置信。

他有点发蒙,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缺氧,甚至手脚都有点颤抖,眼眶发红了。

天知道。

他有多么渴望一份亲情,从小父母走得早,在别人的白眼中长大,吃别人剩下的饭,穿别人剩下的衣服,但是现在,突然知晓了自己还有一个曾祖父活在世上?

祁同伟很想靠近,但是又怕是一场梦。

祁天看着眼前浓眉大眼俊朗阳刚的祁同伟,同样无比感慨。

他是万万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这次出关之后竟然已经过了几十年的时间,更加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世界上多了一支血脉。

毫无疑问。

眼前的阳刚小伙就是自己的曾孙,身为修仙者不可能这点都认错。

没错。

祁天是修仙者。

上世纪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名神通广大的修仙者,而且据他自己这么多年的观察,他极有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修仙者!

可想而知。

他地位是何等的超然。

随意收一名记名弟子都是一方巨擘。

以前的祁天,是游戏人间的心态,对一切都无所谓,可能也就身边的几名弟子稍微能让他在意些许,更是不想留下后代,觉得是拖累自己。

那祁同伟是怎么来的呢?

祁天自己猜测。

应该是和这次长达几十年的闭关有关系。

几十年前的一段时间。

祁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开始波动,即将从金丹期踏足元婴。

那时候龙国局势大局已定。

他便决定开始找一个深山闭关。

不过那时候他法力波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和当时的一位绝色女子一夜之后,竟是留下了种子!

要知道。

以往的祁天是绝对杜绝这种事情发生的。

毕竟他一直觉得后代是累赘,任凭如何风华绝代的女子想要为他诞下一个孩子他都不为所动。

一切阴差阳错。

祁天闭关了。

那女子也悄悄地离开了当时的京都,回到老家。

为祁天诞下了一个儿子。

就这样。

在祁天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多了一支血脉在世间流传。

一直到今日。

祁天看着祁同伟,眼底升起一丝丝的激动。

那是血脉在共鸣。

随着他的境界越发高深,他才知道,自己当年的修仙心境是错的何等离谱。

“若是修仙就要舍弃一切情感,走所谓的无情道,那这仙,不修也罢!”

这是他突破元婴境界之后得到的感悟。

仙亦有情。

仙也是从人而来。

若是强行无情,只会走火入魔,迷失自我。

这也是为何这次祁天出关之后,感应到自己在世上还有血脉之后,第一时间找上门来的原因。

祁天想要亲近自己的后人。

但是又有些担心自己的后人不承认自己。

毕竟自己实在是没有一个先辈的责任,虽然他也是不知情。

祁天看着呆愣在原地的祁同伟,愧疚地道:

“孩子,我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曾祖父你很难接受,当年我也不知道你的曾祖母意外有了我的孩子,是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一个先辈的责任。”

“你要是不愿意认我,我也能理解。”

说到后面,他话语有些伤感。

祁同伟不敢相信是正常的。

毕竟任凭谁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冒出来一个曾祖父,都会有些难以接受。

而且还是祁同伟这样环境长大的孩子。

祁天来的时候已经知道,祁同伟的童年并不是那么地好,只怕对自己这个曾祖父有着怨怪。

旁边带祁天过来的民警见到银发老者这般落寞模样,心中都有些不忍。

毕竟他通过各种证据显示,这位祁天老先生的确是祁同伟的曾祖父。

若是祁同伟不愿意认下祁天,只怕这位百岁老人就要被送去敬老院,郁郁寡欢了,能够活到这个岁数的老人家,他们牵挂的基本上也就是血脉亲情了。

民警想要劝说:

“祁同伟助理……”

但是话语未落。

祁同伟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眼眶发红,恭恭敬敬地对着祁天磕了几个响头:

“后人无能,才让曾祖一直流落在外,以后曾孙同伟愿意好好孝敬您!”

很显然。

这是愿意认下祁天这位曾祖了。

祁同伟身为司法所的司法助理,自然知道若是没有确定的证据,民警不可能带着人来找自己,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祁天是自己祖父这件事的真实性。

只是方才过于激动,才一下子呆愣在原地。

民警露出微笑。

祁天也有些激动,他连忙扶起祁同伟:

“好,好孩子,快起来。”

第一次体验到这种血脉亲情,祁天无比喜悦。

祁天是真的很高兴。

有一种别样的心境,这是以前他游戏人间完全未曾体验到的,哪怕是那些弟子也从未带给他这种感觉。

祁同伟搀扶住祁天,满脸孺慕。

关切地询问着祁天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祁天被祁同伟的孝顺融化了。

他没想到祁同伟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还能保持住自己的一颗赤子心。

自己这个曾孙,很好,很优秀。

“好孩子,以前是曾祖的错,以后曾祖在,没人敢欺负你。”

祁天话语霸气。

来时他也简单调查了一下,大约知晓了祁同伟的处境。

堂堂汉东大学政法系的学生会主席,这样的天之骄子,毕业之后不说留在燕京,至少也应该是在京州市,没想到竟然下放到了一个偏远乡镇的一个司法所。

简直是暴殄天物。

听见这话,祁同伟眼眶一红,差点没掉下眼泪。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憋屈。

祁天的一句话简直是戳到了他的心窝子里去,他倒不是真的希望曾祖给自己撑腰,一个百岁老人哪来的这么大能耐,只是那种来自长辈的关怀让他无比温暖。

“曾祖您没有错,我小时候爸爸还在的时候,他说曾祖母常常提起您,说您是个了不起的人,曾祖母从来没有怪过您,爸爸和爷爷他们也从来没有怪过您。”

祁天沉默了。

无比复杂,有些愧疚,又庆幸自己还有机会弥补。

他没有说什么。

最终只是叹了口气,重重地拍了拍祁同伟的手背。

“好孩子!”

祁同伟搀扶着祁天,对民警道:

“王警官,感谢你帮我帮曾祖送过来。”

“应该的,应该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现在带着曾祖的这种情况应该可以申请一套独立的房子用于居住,还得麻烦王警官帮我一起办个手续。”

祁同伟对这些条例记得很是清楚。

以前他自己一个人住司法所的宿舍也没事。

但是现在带着曾祖。

显然不行。

王警官连连拍着胸膛: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飞卢小说,飞要你好看!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