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大庆:开局召唤剑圣盖聂!
第五章 让我当磨刀石!那刀得断!(旧版)

从本章开始听

“报!”

就在这时。

一下人来报。

“报秦王,二殿下请见!”

“老二来了?”李承修小声喃喃,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这是自己的封地秦地,离京都少说有四五百里。

马车至此,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老二跋山涉水到来,恐怕是没憋什么好屁。

要是换做之前,李承修可能还会忌惮一番,毕竟二皇子李承泽在朝中势力不小,手段更是阴险毒辣。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身边有一个大宗师级别的盖聂,何惧之有?

不如见见,看看老二要干什么。

想罢,他朝着盖聂使了一个眼色,盖聂立刻会意。

收刀,跟在了李承修身后。

李承修目光深邃,他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襟,顿了顿,对下人挥了挥手,道:“带路,去正厅。”

下人躬身应声,随后引路在前,李承修紧随其后,脚步稳健而有力。

穿过几道回廊,李承修的思绪飞快运转。

二皇子李承泽此番前来,绝非单纯的兄弟叙旧,多半是为了某种图谋。

终于,在下人的引领下,李承修来到了正厅。

远远便看见二皇子李承泽脱鞋蜷蹲在主位上,正自斟自饮,脸上带着一丝不羁和玩味。

这一点,老二随他爹。

庆帝除了早朝,其余时间皆在寝宫研制足以抗衡巴雷特的武器。

整日不修边幅。

这老二倒不像庆帝那般不修边幅,随性却是和庆帝如出一辙。

总之,自打几位皇子记事儿以来,就没见他好好穿过鞋。

除了在庆帝面前不敢造次以外,其他任何地方,是想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不,到了秦王府,依旧没有把这儿当作外人家。

李承修带着一丝笑意,大步走了进去。

“二哥,好久不见。”李承修拱手施礼,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疏离。

李承泽放下酒杯,眼神微微一眯,笑道:“四弟,别来无恙。”

两人目光交汇,仿佛在一瞬间有无数心思闪过,但面上却都是一片风平浪静。

李承修走上前来,在李承泽对面坐下,桌上早已摆好了一杯茶。

李承修轻轻呷了一口,茶香四溢,他却没有什么心情品味,只是定定地看着李承泽,似乎在等待对方先开口。

李承泽微微一笑,缓缓道:“四弟,被陛下封为秦王,来秦地良久,闻秦地久苦,我这作哥哥的,最见不得的就是弟弟们劳苦,舟车劳顿,足足三日,特来秦地,看望四弟。”

李承修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二哥真是有心了,想必此次前来,看我为虚,另有它意吧?”

李承泽微微一愣,很显然,他没有想到李承修如此直白。

隐约觉得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自己本身就另有他谋,既然老四直白,不如直言。

想罢,李承泽立刻正直了身子,笑容更深:“三弟果然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

说罢,李承泽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函,轻轻放在桌上。

信函上封蜡未动,显然是未曾拆封的密信,纹路却有些折旧。

像是经历了一场风波。

“这信函是我在半路截获的,”李承泽缓缓道,眼神闪烁着似笑非笑的光芒,“是一封从秦地发往京都的密信。”

李承修的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暗自警惕。

还没有等他开口,李承泽却继续说道:“四弟,这密信虽被我截获,却未曾拆封,二哥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密信而来,若此信是你所派,我立刻交还与四弟,重新派人快马暗送,若不是四弟所为,那这秦地之中,恐怕另有小人,将对你不利。”

说这些话的时候,李承泽装作一副特别为弟弟殚精竭虑的模样,眼神中却隐含深意。

他将信函轻轻放在桌子上,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李承修。

李承修低头看了看桌上的密信,信封上有几道明显的折旧纹路。

他心中一动,细细端详,发现这折旧的程度并不像是秦地之人发出去的,更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试图制造出信件被反复折叠的假象。

李承修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恐怕都是老二故意设下的圈套和阴谋。

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自己忌惮身边之人,同时,让自己疑虑密信发往何方。

京都之中,庆帝之手完全不需要密信。

老三李承平人畜无害,也不像是他的手段。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让自己猜忌是太子了。

李承修很快就想明白了,好一招栽赃嫁祸。

虽然太子李承乾也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这李承泽手段却是足够毒辣的。

李承泽见李承修沉默不语,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光芒,继续说道:“四弟,咱们兄弟之间不必多疑,你看,这太子李承乾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你身边有多少他的暗探,你可曾细细查过?想必,这一切都是这密信之人所为啊。”

他说这话时,语气隐晦,但字字句句都在提醒李承修要小心太子,试图让李承修和他站在一边。

李承泽的脸上挂着温和假意的笑容,仿佛真心为了弟弟的安全着想。

然而李承修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阴谋味道。

李承修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如果是以前,恐怕自己要忌惮几分,甚至为了搏生存,只能和老二站一起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

自己手握系统根本无需和这些个蝇营狗苟的家伙为伍。

他缓缓抬头,直视李承泽,语气平淡地说道:“二哥的好意,四弟心领了,只是这为臣之道,恐怕二哥比我更清楚。”

“我既为秦王,所忧皆在秦地,至于京都,弟实无心。”

李承修虽然没明说,却已经猜透了李承泽的心思,并委婉拒绝。

听到这话,李承泽耐心瞬间全无,笑容渐渐消失,眉头微微皱起,语气也变得有些冷淡:“李承修,你莫非真以为封王便真正掌权了?你不过是陛下的一颗棋子,说到底,只是太子李承乾的磨刀石罢了。”

看到李承泽撕去伪装,瞬间懊恼。

李承修不为所动,他直视李承泽,语气坚定且带着一股傲气:“老二,我是否磨刀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把刀到底够不够锋利。”

“二哥放心,为弟不会扑你后尘!”

李承泽的脸色变得阴沉,他冷哼一声:“李承修,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朝堂动荡,你若执迷不悟,后果自负。”

李轩依旧从容不迫,他微微一拱手:“二哥多劳,慢走!”

二皇子李承泽见状,知道再说下去也无济于事,只得冷冷地丢下一句:“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说完,起身套鞋,衣袖一甩,径直离去。

看着二皇子离去的背影,李承修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