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人在边境,开局庆国四皇子
3:燕王回京,四方云动(旧版)

虔诚二道

同人 |  影视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范建,你什么意思?

你意思朕的儿子,配不上你的女儿吗?”

宽阔的大殿之中,身穿随意的白色亵服;

坐在一张摆满工具和箭头,以及弓箭设计图的长桌背后的庆帝,抬头语气极其不满开口质问道。

【PS:亵服_百度百科:古人家居时穿的便服】

虽然庆帝只是身穿亵服。

但浑身散发着极具压迫感气息的庆帝,一句话还是让面前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范建,赶忙低头跪在了地上。

“陛下!

臣惶恐!

燕王殿下十四岁戍边,天资聪慧、武功卓越!

臣怎敢不满!

只是臣女性格顽劣不堪,臣恐臣女不配燕王殿下啊!

陛下!”

“惶恐”跪倒在地上的范建,脸色平静语气“惊慌失措”的着急解释了起来。

是的!

范建是来拒婚的。

作为庆帝潜邸从龙之臣,从小和庆帝一起长大的范建,非常清楚庆帝是什么性格。

这也是范建不惜得罪庆帝也要来拒婚的原因。

不是因为李承武不够优秀,只是因为李承武太过优秀了。

在此刻太子与二皇子都快打出狗脑子的当下,让一位手握重兵的亲王回京大婚。

这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

成为王妃或许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但在范建看来,此刻范若若成为即将卷入夺嫡之战的燕王王妃,基本上等于九死无生。

所以,哪怕明知道会触怒庆帝,范建也毅然决然的来拒绝婚了。

范建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乃至整个范府都卷入太子、二皇子的夺嫡中。

“放肆!”

虽然范建什么话都好像没有说,只是一味贬低自己的女儿。

但从小和范建一块长大的庆帝,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猜到了自己的想法了。

所以,脸色黑下去的庆帝,冷声暴喝了一句。

有着雄才大略,以及吞并八方雄心壮志的庆帝,不允许任何人阻挡自己的计划。

哪怕的是曾经的老友,也一样不行!

皇帝的意志,不容置疑!

“臣.........”

听到庆帝暴喝的范建,脸色沉了下去。

虽然对庆帝非常了解的范建,已经意识到了庆帝不会更改了。

但作为人父的范建,还是想为自己的女儿和整个范家再劝一下。

可是,范建的话根本就来不及说完,就被无情的打断了。

“够了!

这件事情就到这里了。

陈萍萍那条老狗还要几天回来了。”

直接打断范建话语的庆帝,眯了眯眼若有所指的对范建轻声开口说道。

庆帝那句到此为止,让跪在地上的范建咬了咬牙。

范建知道范若若与李承武的婚事,从这一刻开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除非是李承武或者范若若一方不在。

不然,这件婚事就绝无意外了。

“臣叩谢陛下!”

脸色变化不到五秒之后,跪在地上的范建便躬身朗声谢恩了。

事情到这一步,范建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虽是陛下潜邸之臣。

但皇帝就是皇帝!

平时玩归玩闹归闹。

但别拿皇帝开玩笑。

皇帝的旨意,哪怕是他也无法反对。

反对,就是抗旨。

抗旨,就是满门抄斩!

“呵!

下去吧!”

听到范建一语双关的回答后。

原本脸色沉下去的庆帝,脸色非常自然变成了笑容。

知道范建听明白自己意思的庆帝,摆了摆手便让范建退下了。

“臣遵旨!”

脸色不自然的范建,平静的开口回应了一句。

说完,脸色不自然的范建便直接起身,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呵!

还生起气了!

真的是,没有一点肚量。”

看着头也不回转头离开的范建。

知道范建不高兴的庆帝,摇了摇头轻声自言自语笑了笑说道。

抛开叶轻眉的事情不谈,庆帝对范建与陈萍萍这两个潜邸之臣还是信任的。

不然黑骑与红甲骑士,庆帝也不会交给这两人。

当然,如算上叶轻眉的事情,那就不一样了。

“老四,别让朕失望啊!

呵!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燕王回京,与即将掌管内库的范闲一同进京。

已经开始坐不住了吗!

闹吧!

闹吧!

闹得越大越好!

朕一块把你们都料理了!”

笑言结束后,庆帝看了一眼桌上关于李承武与范闲的情报后。

庆帝拿起了自己刚该良好的长弓。

随后一边喃喃自语的庆帝,一边张弓搭箭起来。

随着庆帝最后的料理二字一出,裹挟着巨大冲击力的长箭,瞬息之间洞穿了不远处的铁质甲胄。

........

或许是庆帝暗中推动,又或许是有心之人的推动。

在边军戍边的大皇子、四皇子回京同时被赐婚的消息;

户部侍郎范建长子范闲与林相之女林婉儿被赐婚,并且将由范闲掌管内库的消息;

开始在京都大肆传播了起来。

一时间京都风起云涌、人心攒动了起来。

毕竟除了因为血脉而基本上断绝夺嫡可能的大皇子外,其余的都是大消息啊!

一个战功卓著,年少封王的战神亲王。

一个即将执掌内库的鉴查院提司。

这两件事情都不是什么小事啊!

一时间一些人的心思,开始迅速活泛了起来。

不过,京都的风云变化,暂时无法影响到李承武。

一路上不急不缓的李承武,用了近一个月才从边境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庆国的京都。

但让李承武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进京都的他,遇到了一个意外的家伙。

“大哥这是在堵我吗?

这是大哥的骑兵吗?

还真的是让人害怕呢!”

骑在肩高近两米,身材雄壮全身肌肉虬结,有着一身黑色皮毛的乌骓上。

身着紫色亲王蟒袍,腰间挎着一柄长剑的李承武;

对面前的一队等候他多时的骑兵领头的一个同样穿着亲王蟒袍的魁梧男人,笑着开口开起了玩笑。

的确是一个玩笑。

拥有节制两万私兵权的李承武,这一次回京光重甲骑兵,他就带了五百骑。

按照一人三骑的配置,光重骑兵的战马都有一千五百匹了。

更何况李承武还带了两百,身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配双马的虎卫。

那就更显得壮观了。

先不说战斗力!

就光人数,李承武就比面前的大哥-李承儒的两百铁骑强太多了。

“四弟莫拿大哥开玩笑了。

我就是等你一起回京的,我们走吧!”

看着坐在高头大马上,魁梧如熊的李承武。

站在一群骑兵面前的李承儒,摇了摇头后。

脸色认真的李承儒,对李承武郑重的开口说道。

李承儒是庆帝与外族之人宁才人所生的孩子。

也是因为李承儒身上一半的外族血统,也让李承儒成为了绝对无法夺嫡的皇子。

而这也是李承儒在此等待李承武的原因。

作为和李承武一样戍边的皇子。

在镇守边关多年的李承儒,对李承武这个十四岁就提刀戍边的弟弟非常认可。

所以,李承儒在这里等李承武。

因为,和原著一样被赐婚北齐和亲公主的李承儒,不是一个蠢货。

和李承武一样儒自小离开京城,驻守边关已有十余年的李承儒,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虽然他是长子,但他绝无上位的可能。

这也是他这些年“默默无闻”,甚至连京都大部分官员都对他知之甚少的原因。

可是,和李承武一样被召回京都赐婚的李承儒,和李承武的待遇完全不同。

他被削了兵权,并且要娶的齐国公主。

而李承武没有被削兵权,娶的是庆帝潜邸之臣-户部侍郎范建的女儿。

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这也是李承儒在等李承武的根本原因。

作为皇子,还是大皇子。

纵然李承儒没有继位可能,但他绝对无法独善其身。

没有任何一个原因夺嫡的皇子,会允许一个独善其身的皇子。

哪怕,对他们看起来没有威胁,也一样不可能。

所以,现在没有兵权,只有少数亲卫和军队旧故的李承儒,需要选择站队了。

无论他愿不愿意,他都需要站队了。

如果不站队,其他人是不会容忍他的。

夺嫡之人,不会允许所谓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存在!

而李承儒选择的是和他一样戍边多年的李承武。

因为比起其他兄弟,只有被称为大庆战神,比他更强的李承武,能让李承儒低头认可。

飞卢小说,飞要你好看!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