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人在大庆,天下第一莽夫!
第四章 臣这就将上山虎沈众人头拿来!【求收藏鲜花评价票!】(旧版)

从本章开始听

海棠心中已忍不住骂了脏话,再也不想耗下去,当即运起全力,一斧当头劈下!

这一击自上而下,势大力沉,速度又极快。

宁安不敢大意,连忙横棍抵挡。

嘭!——

咔嚓!~

先是一声闷响,金铁交击,声音震耳。

随后坚实的大理石地面应声碎裂,宁安两足都陷进了地砖里。

九品高手的全力一击,如泰山压顶,沉重万分。

“哈!”

宁安大喝一声,也猛然爆发,将海棠震退。

蹬蹬蹬!

海棠连退数步,胸膛一阵起伏,一张俏脸更是涨红。

这脸红,有一部分是气的,有一部分是累的,还有一部分是真的害羞。

宁安最后一击,鼓荡的真气令上衣爆开,露出壮硕的肌肉。

胸肌饱满,虎背蜂腰,八块腹肌如刀削斧刻,肌肉上血管暴起,充满了狂野的力量美感。

“不打了不打了!”

“你这家伙就是个怪物,也太持久了,我是受不了了。”

说完,海棠仍是不服气道:“哼,也就是你的铁棒厉害,要是咱俩用一样的兵器,你定不是我对手。”

“······”宁安也喘着粗气,一时无言。

听着海棠的言论,他心里觉得怪怪的。

海棠似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俏脸更红。

她扭过头,随后故意转移话题道:“哎,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师傅啊。”

宁安点点头。

他自幼习武从未有师傅教导,虽说有系统加持,但因为自己身份低微,去不得太特殊的地方,也没得到过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

若非是他自己足够刻苦,也绝不会有如今的实力。

海棠半信半疑。

她不信,是因为宁安的武功太高了,若是没有名师教导,这天赋堪称妖孽。

但她也信,因为用的武器就是普通的铁棍,这东西便宜,而且入门简单。

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

棍最容易上手,但是也最普通,但是宁安却是将棍法施展的举重若轻,出神入化!

“啪啪啪!”

小皇帝战侸侸不由鼓起掌来,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

“好,不愧是武状元,竟能与海塘打个平手,朕没有看错你!”

战侸侸十分惊喜,她知道宁安身手不凡,却没想到竟然连九品高手海棠都拿不下他,这实力果真是令她感到意外。

她走上前,正想要再说什么,但看到宁安赤着上身,那汗水浸润下强健的体魄,充满了野性的力量,不由也红了脸。

不管装的多像男人,她毕竟还是个女人。

“咳咳······来人,给宁爱卿换身衣服。”

不多时,宁安换上了宦官送来的衣服,谦逊道:“圣女实力不同凡响,臣也快到极限了。”

海棠傲娇的哼了一声,抱着肩,一副‘算你小子识相’的表情。

“有如此实力,又不骄不躁,好啊,可惜······”小皇帝战侸侸叹了口气,“让你当副统领真是屈才了,只可惜现在的禁军统领是太后的人,朕也不能说换就换。”

如今的禁军统领是太后的亲侄子。

战侸侸韬光养晦这么多年,才令太后放松了警惕,但也不敢一上来就大刀阔斧的动手,不然打草惊蛇,便前功尽弃。

小皇帝叹着气,一副失落的样子。

宁安却明白这或许亦是对他的考验,当即表态道:“陛下,副统领官职已经不低,臣初入庙堂便得陛下看重,臣已心满意足。”

皇帝不喜欢没有欲望的臣子,因为没有欲望就代表不好控制。

可野心如果太大,也会被皇帝忌惮。

这个分寸,宁安拿捏的很好。

战侸侸的表情果然缓和下来,随后忽然道:“听说,上山虎和沈众都给你送礼了?”

宁安并未隐瞒,直言道:“送了,不光是他们,朝中很多官员都给臣送了礼。”

宁安毫不心虚且耿直的回答令一旁的海棠都愣住了。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受贿都受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小皇帝战侸侸又问道:“那你都收了吗?”

“收了。”宁安咧嘴一笑,“送上门的礼不收不礼貌,而且臣练武也需要钱。”

他这话倒说的不错,俗话说穷文富武,练武需要的钱可太多了,请名师指导要钱,补充气血买肉买补品要钱,打造兵器也要钱。

实力越高,要花的钱也就越多。

宁安如实回答,毫不隐瞒的态度,令战侸侸也有些意外。

毕竟若真要上纲上线,光是收受贿赂这一条,就足够把宁安这个新上任的禁军副统领砍头。

“你这家伙,倒真是老实。”战侸侸摇摇头,哭笑不得。

宁安却挺直了腰板,正气凌然道:“臣就算收了他们的钱,也不会给他们办事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噗呲!~”海棠忍不住笑出声来。

遇到宁安这样吃人手不短,吃人嘴不软的,那些人送出来的钱可真是打了水漂了。

战侸侸凝望着宁安,片刻后,忽然开口:“那你是忠诚于朕,还是忠诚于上山虎或沈众?”

战侸侸的双目中似蕴藏星河,她背在身后的手也紧紧握着,等待着宁安的回答。

“臣是陛下的臣子,定然忠于陛下。”宁安没有丝毫犹豫,“上山虎和沈众也都是陛下的臣子,都是陛下的臣子,自然要效忠于陛下。”

“那如果上山虎和沈众不忠于朕呢?”战侸侸又连忙追问。

战侸侸神情无比郑重,一旁的海棠看似随意,实则也竖起耳朵,在等宁安的回答。

但宁安闻言,却一句话都没说,转头就走。

“你去哪儿?”战侸侸满脸疑惑。

宁安回过头,正气凛然道:“他们身为臣子,既然不忠于陛下,那臣就去将他们的人头拿来!”

女帝:“······”

“噗!~”正在喝水休息的海棠,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咳咳······你说啥?你疯了吗?”

战侸侸一时无言,见宁安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连忙将他叫住。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