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满门抄斩,才知是人生模拟
第四章 对了,刚才你哪只手推的来着?(旧版)

勤奋触手怪

玄幻 |  东方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林渊忽然记起一件早已遗忘的事情。

大约就是在这个时期,黑山城里接连发生了好几例失踪案件。

并且失踪者都是正值芳龄的少女,让林渊担惊受怕了一段时间,生怕妹妹被人拐走。

过了两个月,便听说案件告破。

后来就忘了此事。

又几年后,林渊进入镇魔司,无意间听几个同僚闲聊时提及。

说当时的失踪案件,是一个名为“怜生教”的教派搞出来的事情,似乎是搞什么邪神祭祀。

其实失踪的不止是黑山城居民,附近甚至有两个偏僻村子被屠!

直到镇魔司来人。

才将怜生教在黑山城附近的分坛剿灭。

印象里,今天这李思进来找自己,貌似就和怜生教有关

“看,还是咱们小渊懂事!”

李思进本来还露着不耐烦的表情,顿时挤出灿烂的笑容,变脸技术相当精湛,“咱边吃边说?”

一边说着。

已经是凑到林渊边上,拉着他就要往灶房走。

谁知用力一拽,没拽动。

“就这儿说吧。”

林渊巍然不动,看似略有消瘦的身躯,却仿佛一堵铁墙矗立在原地,低头漠然的看着对方。

像是在俯视一只蝼蚁。

这小子脑袋挨了一棍,力气还恁大……李思进打定主意要蹭上几碗鸡汤喝,自然不会就此罢休。

“这可是发大财的门路,能搁这儿说?咱们还是...”

李思进笑眯眯的抬起头,却正对上林渊淡漠的眼神,浑身一颤,没来由打了个哆嗦,口中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

他猛然想起。

刚才林渊可是敢拿着一把刀,和五六个地痞混混拼命死磕的!

“行,行吧。”

有点不甘心的咽了口唾沫。

李思进朝后面瞅了眼,见外面有人,快步走过去把大门关上,然后重新凑上前来,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

“小渊,你听说过怜生老母不?”

“……果然。”

林渊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丝冷意。

刹那间,妹妹突然被地痞流氓盯上的事情,便被他与之联系起来。

之前林渊就觉得奇怪。

他父亲是衙役,因公殉职。

第一,父亲生前的同僚平时会照顾一二,毕竟谁还能没个家人?

第二,只要林渊年满十八,那么便默认可以继承父亲的职位,无需等到弱冠。

那些混混莫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吃了熊心豹子胆。

竟敢对他的妹妹图谋不轨?

就不怕秋后算账?

但...

若是和怜生教扯上关系的话,就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众所周知。

但凡邪教都擅长洗脑,而对于像地痞混混这类人,最简单的利诱加上画大饼,就能让他们头脑发热。

李思进浑然没有察觉到林渊眼神中的冷漠。

“老母怜我,往生极乐!”

虔诚的念了遍口号,他脸上浮现振奋之色:

“怜生老母是开天辟地的至高神,又有尊名‘金母天尊’、‘黄金天姥’,祂不忍见世人受苦受难,派下神使创立怜生教!”

“只需要五十两白银的供奉,就能成为老母的子民,自此无病无痛,最关键的是...”

“等一年后,每个月都可以领取供奉银两的双倍回馈!”

这特么不非法集资吗!

一个熟悉的词汇蓦地在林渊脑海中冒了出来。

他一阵无语。

事实证明,幻想天上会掉馅饼的蠢货,在哪个世界都存在。

不过,五十两白银,可不是谁都能拿出来的。

对于大部分平民百姓而言。

这都是一笔巨款!

“照你这说法。”

林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道,“怜生老母不忍世人受苦受难,可若是没钱,又该如何入教?”

“这...”

李思进目光下意识的瞥了旁边掐着小腰的林羡鱼一眼,又迅速收回,干笑道,“没钱自然也是能入的,就是过程,复杂了一点点...”

“复杂?不见得吧!”

林渊忽然露出了笑容,“不是只需‘送’过去一名少女就可以么?”

李思进呆了呆,脸上的振奋瞬间消失,继而浮现出慌乱之色,结巴道:“小渊,你,你在说什么呢,我咋听不懂?”

“听不懂不要紧,很快你就懂了。”

林渊伸出手,微笑着拍了拍李思进的肩膀,“对了,差点忘记问,刚才你哪只手推的小鱼来着?”

……

“砰”

张铁猛地站了起来,把屁股下的椅子都掀倒了,满脸震惊。

“小渊,你没和叔开玩笑吧?”

“张叔,此等大事我怎敢乱言?您把那几个地痞抓了,一审便知。”

林渊神色认真。

然后,指了指一旁躺在地上昏迷的李思进,“至于这个,也是怜生教徒,还想拉我入教,肯定了解内幕。”

“我作证!”

一旁,林羡鱼举手。

这个张铁,便是衙役之一。

昔日便和林渊的父亲相交莫逆。

在模拟人生中。

林渊在当了衙役后也多有接触,知晓他的人品,小贪却不失大节,可以信任。

“好,好,好!”

张铁大笑两声,用力拍了拍林渊的肩膀,欣慰道:

“虎父无犬子啊!你爹当年就是胆大心细,善于……哎,不说这个了,事关重大,我立刻动身,放心,你的功劳也会记上!”

最近一段时日,接连的失踪案让黑山城人心惶惶,县衙里焦头烂额。

知县大人每天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废物,唾沫星子喷的头都抬不起来。

所以。

尽管心中还有一丝疑虑,但张铁不介意先把人抓了赌一把。

反正几个地痞混混,身上都有案底。

抓错了也问题不大!

但如果抓对了,那就是真正的大功一件!

“功劳什么的,倒是无所谓。”

林渊摸了摸自己还包着白纱的脑袋,叹息道,“就是挨的这一下,总觉得不太痛快。”

闻言。

张铁眸中精光一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缓缓点头:“放心,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叔会好好‘照料’他们的。”

照料二字,他咬的格外重。

林渊笑了笑:“那...张叔,我就先和小鱼回家了。”

“恩,快些回去休息吧。”

张铁笑眯眯的摆手。

“张叔再见!”

林羡鱼脆生生的道了句,便和林渊一同走出大门。

张铁沉吟一瞬。

看着昏迷不醒的李思进,忽然蹲下身子,伸手在其软趴趴的右臂上摸了几下,随即瞳孔骤然扩大。

“筋骨尽碎...”

张铁抬头望了眼林渊离去的背影,暗自咋舌:

“好小子,这股子狠辣劲儿,可比你爹当初强多了!老林,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