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父赵蒙生,你侯亮平说我不够红
001 烧向汉东的第一把火(求鲜花评价)(旧版)

诸天群像

都市 |  都市 设置
瀑布瀑布
从本章开始听

汉东。

此时距离世纪之交已经过去约十年。

“叮铃铃!”

陈海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

接通后。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海啊!”

陈海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正是自己的老同学,侯亮平,猴子。

当初两个人一起从汉东政法大学毕业后。

都分配到了汉东省的检查院。

但这个猴子神通广大。

在省里待了不到两年,就被调进了京城至高检,直达天听。

让人羡慕。

听说前一段时间,已经提正处了。

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慢了自己一步。

自己如今可是汉东省反贪局的局长。

以级别来论,还是比这猴子高一级。

陈海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是你啊亮平。”

“听说你又进步了,如今已经是侦查处的处长了?”

“说吧,这次准备指导什么工作啊?有什么指示需要传达啊?”

陈海笑道。

电话另一头的侯亮平连忙否认道:“陈海啊,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谁不知道,你比我升的还快啊,如今已经是副厅局级的干部了。”

说话的时候。

侯亮平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无奈。

本以为自己成为处长,就能追上陈海的脚步。

再加上自己是京官,还能压陈海一头。

谁知道。

还是落后一步啊。

哎!

陈海打了个哈哈。

继续说道:

“不过你无事不登三宝殿。什么事儿能让您这位侯大处长,亲自给我打电话啊?”

语气中带着揶揄和调侃。

虽然侯亮平调到京城之后。

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已经少了很多。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相处方式,和十来年前没有什么区别。

电话另一头,侯亮平神秘兮兮道:“这不是很久没回去了嘛?这次有时间,正好想回去看看你们这些老同学,你、老学长,然后再拜访一下陈伯伯、陈伯母。”

“顺便呢,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

陈海立刻警觉了起来。

能让这位身在京城的侦查处长关注。

应该不是什么小案子。

他怎么没听到什么风声?

但当他想打听些细节的时候。

侯亮平却是端起来了。

“你知道的,保密原则,不能透露工作细节。”

“所以,我不能说。”

“你就等着我事成之后,跟你们一起喝庆功酒吧,把咱们那位老学长也喊上。”

陈海笑着点了点头。

“好。”

“那就静候佳音了。”

……

电话的另一头。

侯亮平挂断电话,长舒了一口气。

他这次要调查的人,是京州市光明区下面的一个镇长,赵承光。

刚被提名副区长,正在进行公示。

一般来说。

这种“基层的小人物”。

还不需要他这位京城大处长亲自过问。

只需要打回汉东。

让他们自己处理就行。

但这次不一样。

一是侯亮平严重怀疑,这个赵承光是“小官巨贪”。

二是,既然要衣锦还乡,那总要给汉东的父老乡亲们,带点儿见面礼吧?

这个案子,就是送给汉东的见面礼。

侯亮平想着。

从桌上拿起那份儿匿名举报材料。

材料里有一张照片,是赵承光在救灾现场。

京州不久前有过一场大台风。

更赶上罕见的大暴雨。

城市倒还好,但下面的各乡镇都遭了殃。

几乎都成了泽国,一片汪洋。

这张照片就是那个时候拍的。

赵承光浑身泥泞,望着远处,满目愁容。

眼神中也掩饰不住的疲惫。

看起来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

不顾自身安危,身先士卒的冲在第一线,去抢险救灾。

但侯亮平看到照片的第一眼。

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这一定是摆拍!”

原因有两个。

照片里的赵承光虽然满身污泥雨水。

但却是荣光焕发。

剑眉星目,长身而立。

整个人有一种遮不住的气质。

跟周围的环境仿佛是两个图层。

这让侯亮平更加怀疑。

这位赵镇长,当时只是作秀去了。

这些泥水痕迹,都是后来加工的。

既然形象这么好,去什么基层啊?

“不当演员可惜了。”

侯亮平心中不屑道。

另一个疑点,则是赵承光脚上穿的鞋子。

他那双皮鞋因为救灾,已经是破旧不堪,又混杂着泥水。

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牌子,说句不好听的,街上流浪汉的鞋也比这个好。

但是根据举报人的线索。

这双皮鞋是伯尔鲁帝的。

这个牌子侯亮平听说过。

京城很多人都穿,入门款都要上万元。

但是根据举报人的说法,这双鞋属于手工定制款,根本就不是有钱能买得到的!

一双鞋需要手工制作三个月,不对外部销售。

如果硬要估个价,那估计至少也是六位数,甚至更多!

看到这里。

侯亮平的脸皮抽搐了一下。

穿着六位数的鞋子去救灾现场,不值钱一样的糟蹋。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赵承光拥有的财富。

已经可以不把六位数的钱当钱了!

那他究竟贪了多少?

千万?亿万?

还是更多?!

侯亮平不敢想。

他之前抓的一个管审批的处长。

贪了几千万,就已经让他瞠目结舌了。

“小官巨贪、小官巨贪啊!”

“这些社会的蛀虫!白白辜负了这个好时代!”

“为何就不能像我一样清白、勤勉!”

侯亮平痛心疾首道。

在这个经济刚发展的时代。

很多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销也不过万元。

“赵承光啊赵承光,你这不是简单的贪腐,你是踩着十个家庭的脊梁去作秀啊!”

“明明只是一个基层芝麻小官,却敢拿这么多,真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侯亮平越想越气。

说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

“啪”的一声。

巨大的声响传遍了整个侦查处。

那些正在专心工作的人,在见到侯亮平发脾气后。

一个个面面相觑。

不知道是谁触了这位的霉头。

发泄完之后。

侯亮平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哎!”

“我真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赵承光绳之以法。”

侯亮平无奈道。

但是他做不到。

因为这封举报材料是匿名的。

在彻底摸清当事人状况之前。

不能直接签发搜查令或逮捕令。

他接下来要做的。

就是带着自己的工作小组。

亲自去调查清楚。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那我这第一把火,就烧向自己出身的京州吧。”

侯亮平心里默默道。

他一向是大公无私的。

……

(新书上传第一天,数据很重要,求各位大佬投投鲜花、月票、评价票,感激不尽!!!数据好的话一定爆更爆更爆更!!!)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