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B哥别吹了,他无敌了!
第四章 靓坤:这衰仔怎么比我还阴险?【求收藏】(旧版)

从本章开始听

昏暗的灯光下,正中间的供台上烛火摇曳,焚香袅袅。

威风凛凛的关帝爷神像前,洪兴总坛转职负责花名册的六伯头戴红箍,手提明晃晃关刀,如同门神一般,口中威严喝道。

“二板桥头过万军,左右铜铁不差分,朱家造桥洪家过,不过此桥是外人!”

“今有兄弟秦峰加入洪兴门下,有福同享,有难……”

“牢记洪门三十六誓,不得陷害兄弟,不得私下斗争,不得觊觎兄弟妻女……如违此誓,必当……”

秦峰看似一本正经的手持香火聆听,实则差点就打盹睡着了。

东星著名的掀桌达人乌鸦曾经说过,时代不一样了,出来混没一个讲义气的。

一句话,道尽了江湖路上的人心险恶。

这个时代不乏肝胆相照,为了所谓的义气倾家荡产,或者两肋插刀的,有几个混出头的?

真正的底层真相是:义气这东西就是老大PUA小弟的工具罢了。

老大吃香的喝辣的,会分给马仔一点点甜头,再加上三刀六洞的家规从旁震慑,保准让马仔心甘情愿替自己卖命。

等老了砍不动了,再讲规矩,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益,还不是谁傻谁当工具人?

“爱兄弟,爱黄金?”

六伯手提关刀,拍在秦峰的胸前问道。

“爱兄弟!”秦峰大声回应。

“爱兄弟,爱黄金?”

“爱兄弟!”

一连三遍,滴血饮酒,最终礼成。

靓坤差点都打呵欠了,曾经被信任的好大哥、爱人轮番出卖的他,可是深切的知晓所谓义气和忠诚的真正定义。

送走六伯之后,靓坤把秦峰单独叫到了办公室,另行考校一番。

“你的身手就不必考校了,一个打十个肯定是洒洒水啦。不过你们这些大圈仔出身的家伙,哪个不会打呢?出来混,得食脑,不然一辈子都是矮骡子!”

“让我来考考你的脑筋,看看灵不灵光!”

秦峰道:“老大请出题!”

“我问你,什么叫义气?”

靓坤抬手就在一旁的白板上写下了一个繁体字‘義’,然后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目光瞅着秦峰。

秦峰也不怂,抬手就拿起板擦将字体拆开,一字一顿道:“我-为-羔-羊!”

“咦?”靓坤略带几分诧异的打量着秦峰,不由得点点头,“想不到你还蛮机灵的,有前途。”

“那我再问你,什么叫忠?”

“当然是一把刀插在心上,出来混如果死忠,那迟早得被出卖!”秦峰也丝毫不顾及,摊了摊手表示道。

“靠你个扑街,刚拜了关二爷就说话口无遮拦,小心出门被人砍!”

靓坤嘴里骂骂咧咧,但是却对秦峰投来浓浓的欣赏之色。

看得出来,这刚收的细佬脑子的确灵光,相当的有前途。

换了其他的大佬,肯定心有芥蒂,生怕小弟不受掌控。

但是靓坤不一样,作为一度问鼎龙头的存在,格局和智慧可不局限于方寸之间,管你是过档的打手还是曾经敌人的故友,只要能为我效力,统统都可以收入麾下。

做为领导的他又求贤若渴,深谙广纳良才之道。

原著中也多次向陈浩南发出跳槽邀请。可惜的是陈浩南太不识实务了,井底之蛙目光短浅自毁前程。

秦峰不客气的翘着二郎腿,无所谓的笑道:“坤哥,你是聪明人,我也不笨,谈忠义,那都是江湖老油条糊弄新人的手段罢了!”

“但我这个人讲原则分恩怨!从内地到港岛,下马问前程,坤哥你给我一片立足之地,就是对我有恩,当涌泉相报。从今以后,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大佬开口,必全力以赴!”

或许这番话太过嚣张,也没有所谓的尊卑之分。

但,所谓‘宗师不可辱’。

秦峰有着绝对嚣张的实力作为依仗的自信,他也相信靓坤的智慧和格局,自不会介意这些细节。

相反,话糙理真,反而能获得难能可贵的信任。

从各个角度来看,靓坤都是当仁不让的好大佬。

对敌人心狠手辣,阴险狡诈。

但是对自己人,那是好的没话说。

在其他四九仔只能拿千八百的工资,甚至吃不饱饭的时候,靓坤的马仔已经人均三千起步了,在这个白领都不过是两千的年代,属实是大方。

傻强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马仔,向来是包容大过指责,只可惜,坤哥手底下人才凋零,在最后时刻,贪生怕死的傻强还临阵背刺。

唯一被抓住破绽的软肋,还是因为他孝顺老妈,反倒是被古惑仔们抓住了机会。

怎么看,陈浩南那些家伙,更像是反派。

“好,不愧是我看中的细佬,你够威,也够坦诚!我越来越中意你了!”

靓坤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欣赏,如果这个人满口忠义,跟大B的那些头马似的痴线,那他还真不放心把人留在身边。

人心隔肚皮,鬼知道他心里想的是啥?

但是秦峰如此坦诚,反倒是让靓坤高看一眼。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要干掉一个地位同你一样的大佬,还不能把火烧到自己身上,你该怎么做?”靓坤夹带私货的询问道。

不用想也知道,因为大B的针对性刺杀巴闭举动已经惹怒了靓坤,现在则是开始筹备反击手段了。

谁知秦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老大你想来文的,还是武的?”

靓坤一愣:“擦,还能分文武的?那你分别展开说说!”

“来武的最简单,我出手,保准不留活口。”秦峰战术后仰道。

“汗!-_-||……”

靓坤嘴角一抽,真不知道这细佬到底是太过自信,还是目中无人。

你当社团白纸扇和差佬们是吃干饭的啊?

但凡有点蛛丝马迹被人发现端倪,那都容易惹火烧身!

他摇摇头道:“那文的呢?”

“文的就简单了,派杀手刺杀,然后嫁祸给对方的头马,伪装成上位残害老大的假象咯!比如可以让杀手假装问路,偷拍到他和目标头马的握手照片,这就是物证。”

“有必要的话,还可以绑了目标的老婆孩子,拍X照威胁,这就是人证。人证物证都在,就可以盖棺定论咯!”

秦峰顺手就把原著的东星暗杀蒋天生的操作给讲了出来,当然了,这些都是原著靓坤嘎掉之后的剧情了。

“嘶——”

我丢,好阴险!

靓坤倒吸一口凉气,惊为天人的看了看秦峰,心说这货真的是从大陆偷渡过来的,怎么感觉脑瓜比我还精?

特么的,这么阴险的招数都能想出来。

这衰仔得亏进了自己门下,不然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读书三件事:阅读,收藏,加打赏!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load_tips()}}
{{tt_title}}
00:00
00:00
< 上一章
< 上一章
下一章 >
下一章 >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