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型少帅,大帅人麻了!
2、老子可是个斯文人,立志当一名儒将!(旧版)

吾本无心

军事 |  战争 设置
瀑布瀑布

在张学君愣神之际,刚才他的回答,张天霖大失所望。

他还以为张学君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来呢,结果…就这?

不过嘛,小崽子说的没错,失败乃成功他娘。

这一次虽然面子里子都输了,但东北老家还在,回去厉兵秣马养精蓄锐,待时机成熟,又回关内把场子找回来。

“好了,去指挥撤军吧,我乏了。”

张天霖阴沉着脸,摆摆手示意散会。

【可算散会了,看老头子那便秘的脸色,估计是心疼因为张辉景叛变,导致几万精锐不明不白的死在关内。】

【也是,要是老子手下叛变,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叛徒逮回来抽筋扒皮点天灯,再把他九族都给灭了。】

【溜了,回去搞点吃的,终于可以回奉天了,在军营里可真难受啊!】

【这次回去,一定要跟老爷子要块地盘猥琐发育,等发展出属于我自己的势力,兵强马壮了,直接入关把京城占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听说太后很漂亮,送给老爹暖床应该很不错……】

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张天霖抬起头,眼神深邃的看着张学君逐渐消失的背影。

现在可以确定,他真可以听到张学君的心里话!

很神奇,也很…有趣!

张天霖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枭雄,手腕狠辣,城府极深,心理素质自然不用多说。

对于能听到张学君心里话这闻所未闻的事,也没有太过纠结。

要不是能听到这小子的心声,还不知道这小子深藏不露,居然想着暗中发展势力,名曰“猥琐发育”?

呵,猥琐发育应该是藏着掖着偷偷发展吧。

难道这小子有什么秘密?

摸着八字胡思索片刻,张天霖更加感兴趣了。

皇太后送给老子暖床?

小兔崽子还挺有良心!

张天霖笑了,笑得很开心。

他儿女众多,最看好的儿子是今年二十二岁,从小聪明伶俐品学兼优,长大入了讲武堂,二十岁进北军后,很受北军官兵拥戴的六子张学劉。

其他儿子要么年纪还小,要么都很平庸,不堪大用。

现在小九似乎和平时表现出来的胆小懦弱不一样,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肚子里却是杀伐果断,还带有一丝匪气。

动不动就扒皮抽筋点天灯灭人九族,还要抢皇太后给自己暖被窝,这不是典型的土匪作风嘛。

不错,这才是我张天霖的儿子,东北男儿就该如此。

有趣,太有趣了,看来得多关注一下小九。

……

另一边。

毫不知情的张学君回到营房,正抱着个装满白米饭红烧肉的大海碗胡吃海塞,吃得满嘴流油,吃相极其难看,宛如饿死鬼投胎。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三天没吃饭了。

穿越前张学君是个体校生,东北人,十八岁,刚上大一,因为脾气暴躁,烈如火,一点就着,又嫉恶如仇,经常仗着异于常人的强悍体质,和那些仗势欺人的不良同学干架。

结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一次学校组织的郊游活动中,旱鸭子的他被老阴逼仇人推到河中,呛了几口河水就没知觉了。

等醒来才发现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处河滩上,身边还有一具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胳夹窝月牙胎记都完全吻合的……尸体?

尸体穿着军装,摸出证件一看,这尸体不仅和他同名同姓,还是十六岁的镇北军上尉?

镇北军是什么鬼?

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张学君索性彻彻底底的摸尸,寻找线索。

直到摸出一个钱包,看着钱包里的几张镇北军政府中央银行纸币时,他才怀疑是穿越了。

得益于强大的心理素质,可能也是因为冷,见四周没人,张学君当机立断,脱下尸体上的军装穿上,背着尸体到附近山上挖了个坑,把这已经死硬了的上尉埋了。

毁尸灭迹完,又观察了一圈四周地形,和远处飘着镇北军旗帜的巨大军营。

种种不同寻常的情况告诉他,真穿越了。

这不,调整心态溜达回军营,想确认一下猜测,恰巧遇到前来寻找的两名贴身警卫。

通过旁敲侧击才了解到这“张学君”的真实身份。

好家伙,镇北大将军的儿子,家里排行第九,平时内亲都喊小九,妥妥的军阀二代,兼超级富二代。

“老大,咱们要回奉天了?”

两个体型五大三粗,皮肤黝黑发亮,身高超过两米,壮得跟头牛似的糙汉子走过来,瓮声瓮气的问道。

张学君抬起头,看着他们手里端着的“碗”,嘴角狠狠抽搐几下。

这不是碗,应该是盆!

两头熊是双胞胎,身高两米一五,体重三百八十斤,小时候母亲难产去世,猎人老爹带着哥俩在东北的深山老林里靠打猎维持生活。

为了喂饱这饭量奇大的哥俩,猎人老爹起早摸黑打猎,把他哥俩喂得饱饱的。

天不遂人愿,在哥俩九岁时,猎人老爹在打猎时被熊瞎子咬死了,哥俩成了孤儿,在满是豺狼虎豹的深山老林里艰难求生。

可能是天赋异禀,哥俩才十八岁就长到两米多高,常年在山里攀登跳跃博狼斗熊的,一身魔鬼筋肉生撕虎豹不在话下。

某一次张学君老娘,也就是张天霖二姨太顾雅芝回娘家,偶然遇到跟野人没什么区别的两兄弟。

心善的钱雅芝见两兄弟可怜,便想收留他们当个护卫。

不知为何,从不与生人接触的两兄弟,居然答应了。

于是,十二岁的张学君身边就多了两个傻大个,形影不离。

真的张学君,性格软弱又胆小,去河边洗手时不小心坠河而亡。

另一个张学君恰巧穿越而来,完美顶替,脑袋缺根筋的两兄弟不仅没察觉到异常,还十分喜欢现在满口脏话的少爷,就很离谱。

“熊大熊二,吃饭能不能文雅点?好歹老子也是北军中出了名的斯文人,你们这样,让我觉得很丢人啊!”

熊大熊二是张学君给取的名字,很符合两兄弟的体型……和智商。

熊大撇撇嘴,一屁股坐在张学君身旁,熊二也坐下,一左一右夹住张学君。

“老大,你也不文雅啊!这碗也就比俺们小一圈。”

“……”

张学君低头看着手里的大海碗,决定明天就换,一定要保持好斯文人的形象,努力做个儒将。

他妈的,穿越前就经常被人骂粗鄙武夫,长着张比胡哥还胡哥的脸,性子却是猛张飞,连妹子都泡不到。

现在,我张学君要做一名温文尔雅,谈笑风生中敌人灰飞烟灭的儒将。

“吃完收拾收拾行李,咱们回奉天!”

五口作三口扒完饭,把大海碗丢给熊大,张学君起身回帐篷。

趁还没拔营回老家,先看看这超级黑客系统是什么。

穿越者标配系统,应该很牛逼!

ps、求鲜花月票评价票支持!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过年看书天天乐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1月21日到2月5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