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庶子:大宋农耕霸业
第二章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旧版)

江中一渔翁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听老范这么说,李思业对他的好感不由得就又增加了几分,要知道这个年头可是非常讲究长幼尊卑的,你对下人优待估计没有几个人会说你宽仁,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认为你治家不严有失礼法,看来眼前这两人的见识果然不是那些个读书把脑子给读傻了的书呆子们可比的。

李思业引着两个人来到正厅,小吉祥已经非常乖巧的给两人准备好了茶水,在他洁身更衣之后才又重新回到前堂与两人相见。

要说这果然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当换过衣服的李思业重新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一扫田间农村小子的做派,俨然已经是一名翩翩少年郎了。

韩琦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庄主,怎么不见你家中的长辈啊?”

“只有小子自己和丫鬟老仆住在庄子里,家里的长辈都不在这边。”

“另外两位尊长也别总是小庄主这么叫了,我在家排行老三,两位如果不弃的话唤我李三郎便可。”

两个老家伙那都是在朝堂上打滚出来的通透人,不说连眼睛毛都是空的也差不多,听到李思业的语气就知道这里面必有隐情,自然便打住话头不再往下问了。

范仲淹哈哈大笑道:“那感情好,如此我们就叫你三郎了,今天咱们也算是相见恨晚,老夫二人与你不如就结个忘年交,你就叫我老范,叫他老韩即可。”

要说范希文今天也是下血本了,为了从李思业这里拿到稻田养鱼的方法,他连老范的称谓都给搬出来了,要知道在这大宋之内哪个人敢管天下文宗叫老范?即便是龙座上的那位就算再不高兴也只是称范卿而已。

李思业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管人家叫什么老范,只能笑着束手请道:“既然如此小子就不客气了,饭菜已经准备好,就请范公、韩公移步饭厅,咱们边吃边谈。”

两个人相视而笑,暗自称赞这个小子的聪慧机敏,这小子绝对不会是简单农家子弟,就是不知道到底出自哪家,家主居然把如此优秀的孩子放在这个偏远的山村里不闻不问。

不过今天的李思业好像是打算把震惊给他们进行到底,当两个人见到餐桌上的各色菜肴时,就连豪奢如韩琦都不禁是眼前一亮。

虽然那些菜肴的摆盘与造型显得随意了些,不如官宴和樊楼那样搞的花团锦簇,但是那香浓的气味则是强烈的直往鼻孔里钻,桌子上摆着的六道菜他几乎都没见过,这让自诩老饕的韩稚圭不免食指大动,同时对这个小子的身份也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自己怎么就没听说过这汴京城有哪家能做出如此新奇的菜品呢。

当李思业把那坛自酿的四十二度白酒倒入他们面前的杯子中时,即便是稳重如范希文也有些不淡定了,这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此香浓的美酒就是樊楼中最好的剑南春雨比之也有不及。

要知道顶级的剑南春雨在那里可是卖到了五贯钱一坛,闻着这浓醇的酒香,再看那清冽如甘泉的酒色,估计一坛十贯也有人抢着要买吧。

就这么一桌子酒席即便是如今的官家也舍不得这么吃吧。

一杯酒下肚就让大宋的两个大相公有些感觉淘淘然了,酒浆清冽炙热却不辣喉,更没有丝毫酸涩的味道,这时他们在心中同时想到了一个人——欧阳永叔。

如果要是让那个老酒鬼知道有这种好东西的存在,怕是宁可耽误政事也要来这里共谋一醉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同时暗下决心决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个老酒鬼,如果让他知道有这种好东西的存在,估计自己两人的工作量会大大的增加。

相比于美酒,韩琦更感兴趣的就是桌子上这些自己没见过的菜色了,当他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了自己的嘴里之后,那种从未品尝过的香浓美味让他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入口即化四个字被这道菜体现的淋漓尽致,肥肉的油脂配合着咸中带甜的味型,到了嘴里之后就只剩下一个字——香。

他还从未吃过如此肥腻香甜的滋味,即便是孙羊正店中的那道炙烤羊尾比起眼前的这道菜来也大有不如。

再看那道色泽红亮的红烧鱼也引得他食欲大振,一根翠绿的芫荽趴在鱼身上更显得这道菜的鲜活。

这位资深吃货直接在鱼腹最为肥美的位置叨了一大块鱼肉下来,入口鲜美且没有一点儿土腥之味,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起作用,咽下之后仿佛还有一种草木的清香留着口中久久不散。

不愧是吃着稻花长大的鱼,看来这个稻花鱼的名字果然是名副其实。

现在他发现自己越发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了,看范希文现在的表情也和自己差不多,大宋朝堂上的两大相公如今在这里仿佛变成了两个大土包子,颇有一种刘姥姥初入大观园的感觉。

此时李思业在他的眼里已经不是那个未及冠的农家小子了,咱们之间倒底谁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啊,你就管这叫粗茶淡饭?那我这个政事堂平章事天天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韩琦放下筷子神情肃然的请教道:“这道鱼果然鲜美绝伦,没想到在稻田中养鱼居然还有如此好处,不过之前那道肉食是什么肉?我自认也是尝过天下美食的,却从未发现有什么肉会有如此美味的,还请三郎替我解惑。”

见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李思业就知道这是碰到吃货了,一个合格的吃货对于美食的那种执着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于是便笑着答道:“我管这道菜叫做红烧肉,是由猪肉烹制而成。”

范韩二人听了不由得都是一怔,脸上也都浮上了凝重的表情。

见他们如此模样,李思业平淡的问道:“难道二位也不齿吃这种人们口中的贱肉,怕有失了自己的身份不成?”

范希文连忙摇了摇手道;“非也非也,老夫年轻的时候也吃过猪肉,不过那味道可真是一言难尽,入口尽是腥臊之味令人作呕,真不知道三郎家的厨娘究竟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谁能想到用猪肉也能做出这样的绝顶美味。”

见他们不是嫌弃这肉的名声不好,李思业这才笑着说道:“这猪乃是杂食动物,因此肉中带有些腥臊气也是不可避免,不过也是他们饲养不得法,再加上烹制的手段不对,所以才让人们会对猪肉有此误解罢了。”

“其实这猪肉最是适合我们大宋百姓食用的,不但饲养周期短,而且还不挑食,我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猪这东西浑身都是宝,除了猪的叫声没有用之外,剩下的都可以为人所用。”

听李思业如此说,范韩两人的心中均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要知道现在的宋人大多都是吃羊肉的,不过我大宋能养羊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因此大部分的羊只能从西夏和辽国贩运而来。

再加上那东西的出肉率实在是太低,因此如今市面上羊肉的价格极贵,普通人根本就吃不起。

人都说宋军打不过辽兵,这也与人的体质有着很大的关系,毕竟吃牛羊肉长大的人总是比吃谷糠长大的人强壮很多,这可是不争的事实。

可如果能把猪肉做得如此美味的话,那大宋子民的餐桌上就会多了一道相对廉价的肉食,而且猪这个东西易于饲养出肉率高,如果能够让人们喜欢上吃猪肉的话,那相应就会大幅减少牛羊的进口,这样一来不但可以为我大宋节省大量的财物,也能抑制草原上那些部落的发展。

如今这道菜在两位相公的眼中已经不再只是一道美食了,直接把这猪肉的饲养和制作方法提升到战略的层面上来了。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