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开局蛙崽带着老朱上门认亲
第一章:穿越大明成了放牛娃?(旧版)

帅气小杨哥

军事 |  穿越 设置
瀑布瀑布

天下有四聚,北则京师,南则佛山,东则苏州,西则汉口。

大明,洪武二十五年。

苏州府,吴江县,一座大宅院里。

一名身着青布直裰,留着虬髯的汉子,脸上写满了怒意,朝着一名下人怒斥道。

“朱英,你个小瘪犊子,今儿就是把你的皮扒了,也赔不起老子的牛!”

被怒斥的下人,年纪十八。

寒冬腊月里,身穿一袭破旧不堪的粗布单衣,他目光如炬,昔有嵇氏子,龙章而凤姿,只是略显消瘦的脸颊上带着的几分蜡黄,让他的神采暗淡了几分。

“东家,这几日吴江连连暴雨,你却执意让我外出放牛,刚好碰上滑坡,八头牛我能保住七头就不错了。”

唤作朱英的下人,眸子里带着几分倔强,看着眼前的东家,语气带着不卑不亢。

朱英。

事实上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是穿越人士,说起他的穿越经历,那简直是荆棘载途。

十年前,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他魂穿到了一个夭折的八岁小孩身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穿越的关系,还是其他原因。

总之他活了过来,并从棺椁里挣扎着爬了出来。

至于为什么叫朱英。

是因为他从棺椁里找到了一张写有墓中早薨之人生辰八字的黄纸。

但由于滂沱大雨的洗涤,纸张残缺不全,仅能勉强看出,这墓中早薨之人的名讳,有三字。

但中间的那一字早已模糊不清,只能依稀看出朱英二字。

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他便用朱英这个名字,在这世道苟延残喘了十年。

一名现代人穿越到古代,活得连条野狗都不如,这不得不说是一件荒谬的事情。

但事实上确实如此。

朱英在穿越大明后的这十年里,所过的生活,也的确可以用“苟延残喘”来形容。

刚穿越的那会,朱英原本还以为,凭着自己前世现代人的知识,在这大明朝里混个风生水起还不是轻而易举,跟玩儿一样?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穿越之后,别说是经商,就连种地他都没资格。

因为没有鱼鳞黄册,没有户籍,他只能算作流民。

朱英也不是没有想过,去给官府献上治世良策什么的。

但一介流民,别说献计,就连走出吴江县前往苏州府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明朝平常百姓是没办法随意迁移外地的,政府有严格的户籍制度,擅自出户籍地是要杀头的。

只有参加科举的秀才和读书人才可以进京或者去外地。

平常百姓是不能随意迁移的,官府也不会给办通关文牒。

因为当地人口的多少会影响当地官员的政绩,前世小说中写的平民到处乱跑根本就是瞎编。

更让朱英绝望的是,上天似乎对他很有偏见。

小说里的那些穿越人士的标配金手指,整整十年了,连根毛都没有。

流民孤儿的身份,外加没有金手指。

这个开局,简直是地狱模式………

于是,迫于生计。

五年前朱英只能来到一个大户人家,当起了下人。

他的主要工作,便是给这户人家放牛。

说白了,就是一介放牛娃。

终日上山放牛,只为换取粗糠果腹。

然而就在昨日。

天降大雨东家却还让朱英出去放牛,恰巧碰上了滑坡,也就是泥石流。

朱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东家的八头牛保住了七头。

最后一头小牛犊还是没能幸免于难,被泥石流所掩埋。

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封建社会里。

把地主家的牛给弄没了。

对于一名低贱的下人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还敢顶嘴?”

朱英的东家卢志勇,是吴江县远近闻名的士绅。

名下良田百亩,家丁上百。

仗着士绅的特权,在十里八乡更是出了名的专横跋扈。

此时,看到朱英区区一个低贱的下人,以不卑不亢的目光应向自己,还胆敢公然顶撞。

这就让卢志勇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

卢志勇一声令下。

十几名家丁立刻一拥而上,将朱英五花大绑了起来。

随后又让家丁,将一些不值钱的瓷器打碎。

卢志勇指着一地碎瓷片,朝着朱英怒不可遏的喝道。

“朱英,念你在我卢家干了五年长工的份上,我便罚你在这堆碎瓷片上连跪三天!丢牛一事也便罢了。”

寒冬腊月,让身着单衣的朱英在碎瓷片上连跪三天。

这跟杀人没什么区别。

只是在卢志勇看来,这样的惩罚,算是轻的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

朱英的眸子里满是不屈,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下跪的惩罚。

命运的不公,以及这十年来过着被人踩在头上任意践踏的屈辱,宛如一座火山,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与双亲。”

朱英目光如炬,盯着卢志勇,一只一顿的冷声说道。

“让我给你下跪?门儿都没有!”

区区一个低贱的下人,竟然敢如此顶撞东家!

这让周围的家丁全都傻眼了,看着朱英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

这小子,胆儿可真够肥的。

在卢家待了五年,不知道主子是什么人吗?

去年运河决堤闹涝灾,导致西南大部分地区粮食颗粒无收。

加之官府的赈灾粮被官员层层克扣后,真正发到灾民手里的口粮所剩无几。

为了生存,卢府一名下人偷了粮仓两袋粮食,被主子发现。

这名下人从府里偷粮,也是实属无奈。

在卢家干活,也只能勉强养活自己,可家里的老小呢?

靠着朝廷的赈灾,早就饿死了。

面对下人的苦苦哀求,卢志勇非但没有大发善心放过下人。

反而让家丁折磨了三天后才将那人活活打死。

这也就罢了。

人死都死了,卢志勇这黑心东家,就连别人的家眷也没放过。

女眷悉数卖给了青楼!

卢志勇的所作所为,哪像是一个士绅?

分明就是恶霸!

朱英这小子,胆敢如此顶撞主子,怕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卢志勇被朱英这番话,给气得面色铁青。

“来人!!把这小子的腿给我打断了!!”

卢志勇眸子里满是凶狠的神色:“把你腿给打断了,我看你跪,还是不跪!”

深知卢志勇秉性的朱英,知道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卢志勇的手段他不是没有见识过,打断腿不过是折磨的开始。

可即便如此,他脸上的神色也未曾有过一丝惧色。

冷漠的眸子里只是隐隐露出一丝解脱的神色。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在这个出头无望的世道里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

他受够了!

与其寄人篱下,当一个毫无尊严的贱民。

那还不如一死了之,趁早解脱。

“呱呱呱……”

就在卢府的家丁冲向朱英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跳出来一只奇怪的青蛙,一蹦一跳的蹦跶到了朱英的跟前。

朱英看着脚底下的青蛙,漠然的脸上露出一抹诀别。

“想不到啊,大难临头,给老子送终的会是一只青蛙………”

就在一众家丁扬起手里的棍子,对准朱英的腿就要狠狠敲下去的时候。

哒哒哒哒哒………

卢府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紧接着,一声怒吼从门外传来!

“住手!谁敢动他一根汗毛,谁就人头落地!!”

“踏踏踏踏踏!!”

伴随着马蹄声,一阵阵整齐而又嚣张的脚步声掺杂着兵刃撞击的声音,划破云霄,响彻天地!!

卢府的正门,缓缓走出一支身穿飞鱼服,手持绣春刀的队伍!!

这浩浩荡荡的百人队伍,带着无边的战意与肃杀之气,覆盖整个天地!

给现场的所有人一种面对百万大军时的威压感,空气中透出无尽的寒意,所有人都仿佛自己在这支让人肝胆俱裂的队伍面前,真的只是待宰的绵羊………

飞鱼服!绣春刀!

看着这帮不速之客,卢志勇面如死灰,几乎是挤着嗓子喊出了一句话!

“锦………锦衣卫!!”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