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老婆孩子热炕头
第一章 人在四合院,今天吃肉(旧版)

从前慢

同人 |  影视 设置
瀑布瀑布

1962年,帝都。

杨建国提着一斤猪肉,面带笑容的往家走。

有了这一斤带肥膘的猪肉,不仅能吃顿好的,还能炼些油渣解馋。

这年头买肉,谁要说来点纯瘦,指定被人当傻子看。

六十年代,人肚子里都没什么油水。

吃肉就得捡着带肥膘的,越肥越香。

就杨建国手里提的这一斤肥膘厚实的,回家下锅,非得给院里馋哭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住的四合院,杨建国的表情就不对劲了。

来了三个月,他已经确定自己是穿越到情满四合院里。

聋老太,三位管事大爷,秦淮如,贾张氏……

还有那个让人心疼到咬牙切齿,又觉着该的何傻柱。

思绪翻涌,大院门就在眼前。

住前院的三大爷正在门口浇水,正瞅见提着肉进来的杨建国。

一看见他手里的猪肉,三大爷眼睛直了:“建国,买肉了,要不要晚上喝点?三大爷我藏的好酒,今儿晚上便宜你小子了。”

便宜我了?杨建国心里冷笑,用你兑了水的假酒,就想蹭一顿肉吃。

……假酒喝多了吧?

“三大爷,喝酒误事,我看就算了。”

说着人就从前院进了中院,朝自家走去。

身后三大爷还想再说什么,可看他就这么走远,最后也只能蔫蔫的撇了撇嘴。

这个杨建国,一点规矩都没有。

杨家住中院,有两间连在一起的耳房,面积不大,拢共三十来平。

先前是爹妈和杨建国住在一块,两夫妻一间,杨建国自己一间。

他穿越的时候,爹在厂里出了意外,没了。

他现在的工作,就是顶的他爹的,在红星轧钢厂干铆工。

娘伤心过度,没几天也跟着去了。

现在杨建国一个人住,倒是显的宽敞。

这年头,一间十多平的耳房住四口人,也是稀松平常,不算稀罕。

一个单身汉有两间房,这条件在帝都算好的。

像傻柱三十七块五的工资,一间偏房,一间耳房的条件,那是顶好的了。

可惜,人不机灵,有个爹也不靠谱,跟寡妇跑了。

身边看似全是好人,其实没个真心为他想的,让一群禽兽给带偏了。

要不是聋老太拿他当孙子,为他谋算一回,老何家就绝户了。

可这一谋划,却是坑了娄晓娥……

“关我屁事,想那么多干嘛?”摇头自嘲,杨建国提着肉进了屋。

一张床,一张瘸了腿晃荡的木桌,两条用木头自己打的小马扎。

门口靠墙是扎的土灶,家徒四壁也就这样了。

可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一样,谁也不比谁过得好。

越穷越光荣,那是说着玩的吗?

此时,中院正房门窗下,一双三角眼充满嫉妒的盯着杨建国家的大门。

“这个死了爹妈的杨建国,一个人吃那么多肉,也不怕撑死?这么多年邻居,买肉了也不知道接济我们家,活该他缺爹死妈………”

贾张氏骂骂咧的嘀咕着,让做完饭回来的秦淮如心累无比。

她这个婆婆,怎么就见不得人家好。

人杨建国买肉,凭什么要接济你?

你想吃就得接济,那满帝都哪家不想吃肉,接济的过来吗?

再说,人杨建国爸妈走的时候,也没见你给人搭手帮忙。

反倒图谋人家房子,闹了好一通,本来就没几分的关系彻底凉了。

现在还指望人接济你,什么脑子?

可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说,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过的。

“妈,你就别盯着院儿里了,咱吃饭吧!”

白菜帮子,米糊糊,几个粗粮馒头,就是贾家的晚饭了。

贾张氏满脸刻薄的看了眼桌上的饭菜,“就吃这些,也不怕把我孙子的嗓子拉坏了。”

秦淮如脸色一沉,挤出几分笑:“等傻柱回来,我看他带了什么?”

“这还差不多,你跟赔钱货先吃,我跟我孙子等傻柱。”

贾张氏把孙子往怀里一搂,让他跟自己等好的吃,嘴里还骂着:“这个傻了吧唧的,一天也不知道早点回来,把我孙子都饿瘦了。”

在他怀里的棒梗一脸认同的点着头,傻不拉几的傻子,也不知道早点回来,自己都饿了。

秦淮如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吃着粗粮,心里越发哀怨。

当初,自己怎么就看上贾家了呢?

杨建国家,麻溜的将肉冲洗,分出厚厚一块肥膘放在旁边。

把剩下的切块,倒油下锅,放了些花椒、香叶,红辣椒翻炒,倒水闷上。

不一会,肉香就飘得满院都是。

家里等饭盒的贾张氏咽了咽口水,三角眼里尽是恶毒:“这个死妈的杨建国,见天的大鱼大肉,也不怕吃死,就他这个吃法,早晚绝户。”

怀里本来就饿的棒梗馋哭了,“奶奶,我要吃肉,我饿……”

贾张氏忙把乖孙抱紧,“哎哟,乖孙,咱不哭。”

看哄不下,自己也饿了,贾张氏上去一把抢走小当手里的窝头。

“乖孙,咱先吃点窝头,等傻柱回来就有肉吃。”

“我不,我不,我就要吃肉,肉……”

小当也哭了。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