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50尾声(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来自千里之外的噩耗,一向爷们的护士长赵雪萍悲痛欲绝。

她年近七旬的母亲,在这个冬天的尾声阶段走了。赵雪萍出发时,老人的情况并无异常。她叮嘱过负责照料母亲的小妹,一定要在夜间特别留心。冬季的夜间气温低,血管收缩严重,很多老年性疾病,比如心血管病,会在这个时间段发作。结合赵雪萍这些年照料病人的经验,疾病发作得非常突然,有些病人送到医院已过了最佳抢救期。

正因为赵雪萍的这句叮嘱,小妹紧张得好些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疲劳集聚到一定程度,这个晚上睡得特别香。凌晨四点多钟,赵雪萍妹妹起来上厕所,习惯性地朝母亲的那张床瞥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惊得她差点跳起来。

救护车的声音划破夜空。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小妹对赵雪萍将其母亲生前的最后一页,这句话反复说了不下三遍。那个晚上母亲的精神特别好,母女俩有说有笑。平日里,母亲被各种慢性病折磨得脾气有点怀,动不动就会对照料她的子女发脾气。这天她的脸上荡漾着许久不见的笑容,仿佛一股神秘力量将她从病痛中彻底解脱出来。

“对不起,辛苦你们了。”母亲突然说出这句话。她对子女们发过火,但是事后内心特别愧疚。“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是她的几个子女打破了这句名言,耐着性子照料她,没有一句怨言。她一个糟老太婆,除了给子女们添堵,让他们睡不安稳、过不踏实,还有其他什么积极的作用?

类似的话,母亲也曾对赵雪萍说过。她一定会像说出同样的回答:“妈,你别这么说。你把我们抚养成人,这个恩情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母亲走了,她却不能陪在母亲身边走完最后一程。由于疫情,不能举行追悼会,她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赶回去。这,将是她终身的遗憾。

唐晓婷的印象中,赵雪萍从未流过眼泪,但是这次她彻底泪奔。

小家和大家,成为这些白衣战士必须要面对的抉择。就像那位隔空与儿子拥抱的母亲,就像那堆隔着玻璃深情一吻的情侣,他们也是子女、也是父母,也是丈夫或妻子,但是疫情来临,他们义无反顾地舍弃小家奔赴一线。

悲伤只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赵雪萍在病房中查看危重症病人的状况,和接到坏消息前几乎没有差异。

唐晓婷觉得头有点重,喉咙特别痒,冷汗沾湿了脊背。她不想对赵雪萍和其他同事说,不过内心有些担忧。整天和这些重症病人接触,会不会?

眼前一黑,意识消失前一瞬间,一个父亲的形象飘过视野范围。他,常常把我的一点小事都记在心上。要出门和朋友聚会或履行,第二天总能收到他的信息,提醒我在外面注意安全、当心冷暖;到家时,他在第一时间接过我手中的包;和他出门散步,他肯定让我走在里侧;心情不好时,他会发来一张秧光沙滩的图片,用他并不擅长的幽默试图安慰我;他永远爱我,在我绝望无助时肯定我,我很庆幸自己可以做他的孩子。

但是,唐晓婷的父亲不是这样,这只是她想象出来的父亲形象。

不过,她愿意接纳这样的父亲。不论是直白的表达方式,还是像唐宇峰这样阴晦的方式,每个父亲在心底深处都爱着女儿,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差异。

唐宇峰不知不觉走入这栋大楼,没人阻拦他这个不速之客。迎面走来一个秃顶的男人,这男人他再熟悉不过。为了女儿的工作,唐宇峰好几次找过这位老友。老友答应得非常爽快,但是后来女儿不懂事,辜负了他的好意。再次相遇,想和他为此事寒暄,孰料对方昂着头从身边走过,对他视若无睹。

可能还是为那件事,唐宇峰想过去解释,但是老友健步如飞,不一会儿便从视线中消失。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他怎么会来到老友的办公楼?不是还住在病房中吗?

带着狐疑往前走,不时有人捧着文件夹从身旁闪过。每个人神色浓重、步履匆匆,仿佛晚一秒会给人生留下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企业崇尚效益,唐宇峰的公司里不也是如此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每个办公室都开着门,人员进进出出,唐宇峰在一间最大的办公室门口停住。促使他停下脚步的,是坐在靠近门口位置的唐晓婷。

她懒散地坐在椅子上,手指拨动着鼠标上的滑动轮。电脑屏幕上,是一些化妆品的商品页面。别人皆在忙碌,为何她如此悠闲?唐宇峰猛然想起来:这不是好友的公司吗?当初他给女儿安排的职位,就是没有任何实际工作职务的闲差。他为女儿设计好这条人生路径:先找一份不怎么累、收入还算可以的工作,随后凭借他的人脉关系,物色一位乘龙快婿,这样女儿的后半辈子都不会受累吃苦。

难道女儿接受了他安排好的工作?唐宇峰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是她!绝对没认错人!

唐晓婷打了一个哈欠,关闭化妆品销售页面,目光扫视一遍办公室,单侧嘴角上扬,露出不屑的表情。她又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下班还有很长时间。可能是坐得时间过久,她站起来活动头颈,双手在头顶上交叉。做完这些动作,她又重新无聊地坐下。

这工作太无聊了,无聊的时间过得真慢。唐宇峰摇摇头,这是他为女儿安排的生活,女儿并不享受这样的生活。

手机响了,唐晓婷如同找到救星,迸发出活力四射的眼神,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

“晚上有空吗?”明明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唐宇峰听得如此真切。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但不是唐晓婷的喃朋友石兵。

“有呀!有什么安排?”唐晓婷迫不及待地问道。

“暂时保密。”

“讨厌!又卖关子。”唐晓婷撅着小嘴。

“小宝贝,稍安勿躁。距离碰面还有五个小时,有时候期盼比直接知道结果更让人惊喜。等着吧,一定会让你满意。”

那个人是谁?听口吻和女儿关系不一般。女儿把石兵甩了?唐宇峰一改对待石兵的态度,反倒觉得这个小伙子更靠谱。不行!他必须搞清楚女儿信任的男朋友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

他宁愿猫在这里,静候那个时刻的到来。

到了下班时间,唐晓婷终于摆脱这个如同牢笼的办公室。她收拾东西的速度真快,快到差点把桌子上印着卡通图案的杯子打碎在地。

转了几次车,来到这个夜间开放的游乐场。那家伙早早等候在游乐场门口,穿着神色休闲上衣,给人的第一印象真叫锃光瓦亮,没有一根头发丝乱飘。还别说,这人还真有唐宇峰年轻时的影子。

唐晓婷红着脸说:“我来晚了,别介意。”

“对我来说,只要你能来,再晚也不晚。”说着,他牵着唐晓婷的手朝着一家西餐厅走去。

在这个时候,餐厅中大多是前来约会的情侣。男人切好牛排,动作非常优雅地夹到唐晓婷的盘子上。他不时为唐晓婷服务,看得唐宇峰牙痒痒的。

“吃饱了吗?”

“你觉得我还有吃的欲望吗?”

“那就好,我们去摩天轮吧。”

他们手牵着手上了摩天轮,20分钟后到达距离地面十多层的高度。

唐宇峰能想象出那人正对唐晓婷说着甜言蜜语,而唐晓婷对这些花言巧语非常受用。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男人什么来头?

他们终于从空中下来,手依然牵着。唐宇峰迎面走上去,想当面质询女儿。唐晓婷视而不见,有说有笑地走过。

不久后,唐宇峰收到女儿即将结婚的信息。唐晓婷问他要了一百万,一部分用来结婚,一部分用作资助男友的事业。

唐宇峰自然要问清,女儿只给她两个选择,要么给钱,要么以后就不再进家门。算了,这小伙子正在创业阶段,助他飞黄腾达等于投资女儿未来的人生。他把一百万的银行卡,交到唐晓婷手中。

此后,女儿又不断从他这里要钱。出于心疼女儿,他每次都给了。

这次女儿回家,披头散发,脸上多了几道伤痕,说话也有点像祥林嫂,不断重复一句话:“他走了,就这样走了。”

他甩了女儿?唐宇峰怒不可遏,想去找这个女婿算账。但是人家早就从人间蒸发,这通怒火没地方发泄。

唐晓婷的精神出现异常。朋友从那家公司离职,本来唐晓婷的职位就是无中生有,自然她成为最先被裁剪的人员。

唐宇峰一个没注意,女儿从眼皮子底下消失。几天后,有人从湖水中打捞出来一具女尸……

作家王小波曾说过:“不相信世界就是这样,在明知道有的时候必须低头,有的人必将失去,有的东西命中注定不能长久的时候,依然要说,在第一千个选择之外,还有第一千零一个可能,有一扇窗等着我打开,然后有光透进来。”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中,我们为不同的可能性而纠结。天底下从来没有最好的选择,也许自以为最好的选项,前方暗藏着万劫不复的深坑。

如果唐宇峰不为女儿安排这个工作,她就不会陷入对时间的无聊消磨中。她会在艰难的环境中磨练自己,逐步适应环境,在社会上立足。唐宇峰剥夺了她成长的机会,她在百无聊赖中结识这个骗子,这个骗子装扮出“暖男+成功人士”的完美人设,成功地骗取这个傻白甜的信任。他接近唐晓婷的目的就是骗取不义之财,他所说的创业项目子虚乌有,等到他感觉唐晓婷再无多少利用价值,自然玩了一出金蝉脱壳之计。

这是一条环环相扣的链条,链条的首个铁环就是唐宇峰一手锻造的。

他后悔地捂住脸庞。一切幻影消失,回到这个气氛紧张的病房。病床上一动不动躺着的,不就是自己吗?

呼吸即将衰竭的唐宇峰正在接受抢救,生死不明。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