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4新生(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这顿饭吃到了晚上九点多,唐宇峰喝了很多酒,一些是他自愿喝的,一些是被人强制灌下的。他酒量不错,不过这天非常不在状态,酒精让他的身体有点飘忽忽的。许多人兴致正浓,还要去附近的唱吧一展歌喉。唐宇峰不喜欢在那个喧闹的封闭空间,以前陪客户唱歌是身不由己,今天他可以做出选择,拒绝陪上笑脸,回宾馆早点休息。

作为班上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不愿意到场,别人开辟“第二战场”的念头就淡了许多。同学们一一话别,再次互相拥抱,说着听上去非常感人的话语。唐宇峰一句也听不进去,酒精让他的头脑发沉,他走路变得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在地上。

张博凡不放心他,质疑要送他回去。唐宇峰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叫来代驾司机根本听不出他住的是那家宾馆。无奈之下,张博凡只好带他去了另一个地方。

一些光怪陆离的梦境,唐宇峰难以分辨是真是假。他仿佛从一个世界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审视这个时空中人物的悲观离合、起落沉浮。终于,他从头疼欲裂中醒来。借助远处传来的昏暗灯光,他打量这个一片漆黑的屋子。不对!这里不是他住的宾馆。他努力重构记忆碎片,想起自己在同学聚会中喝醉了酒,随后被一个人搀扶着,那个人,大概率是最好的哥们张博凡。

这里究竟是哪里?

他好不容易找到开关,一摁开关,房间被淡黄色的灯光点亮。

这是一间收拾得很干净的卧室,面积大概不到十平方米,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单人床,旁边是一只床头柜,柜子上放着一只银灰色的不锈钢保温壶、一只印着花纹的陶瓷盖杯。正对床头的是一台50多寸的液晶电视,电视机下的机顶盒上信号灯不断闪烁。窗台上有一盆绿萝,碧绿爽清,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透过窗户,不远处是一处在建工地,工地上灯火通明,可能一些城市建设者仍在劳作。

唐宇峰渴得厉害,想当然地抄起保温壶。一股带着热气的开水,缓缓倒入盖杯中。不一会儿,房间里闻到一股茶叶的香味。他“咕咚、咕咚”很快喝完一杯,又倒满了一杯。他把整整一壶水喝完,头疼的症状渐渐消失,压下去难耐的口渴。

打开手机,又看到关于这方面的新闻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不禁让人联想到17年前那场SARS风暴。病毒就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幽灵,躲藏在人们目力不及的角落,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对人类世界发动进攻。

刚才的同学聚会上,这个摸不清源头的疾病也是热烈讨论的话题。尽管有了一些感染者,媒体有过相关报道,但是对这个“小怪兽”的危害程度,似乎没有那么警觉。“这种病应该不会仁川人吧”、“偶发几个病例,不会有大问题”,众人七嘴八舌,话语中透着轻描淡写。唐宇峰想起飞机落地后的见闻,这座城市并没有因为确诊病例的出现而做出改变。机场依旧是那么繁忙,不时有起降的飞机;大街上人头攒动,街上店铺的音响卖力地向顾客播放广告。

这究竟是怎样的敌人?他会来如同17年前那场惨烈的疫情吗?人们对这个疾病需要有一个认识过程,不曾意识到这将是一场影响亿万国人的重大卫生事件。也不曾想到这场聚会,会改变他们各自的命运。

睡意又涌上来,唐宇峰摁下开关,房间回归刚才的黑暗。

第二天一早唐宇峰推开房门,外面是面积有20多平方米的客厅,一排蓝色丝绒布的转角沙发,沙发旁的茶几上有几个果盘。苹果、贡柑、糖果、饼干……果盘的内容非常丰富。一个半人高的老式座钟旁的电视机柜上,摆放着一只景德镇陶瓷花瓶,瓶身上印着淡雅的图案,不过变换一个角度观察,图案呈现的色彩会发生变化。

唐宇峰想起听到过的一个故事:在江西景德镇有一个瓷器工人,专能制造各种精美瓷器。他造出一件得意的瓷器,就会给这件瓷器算一个命。有一回,他造出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花瓶。这是一件窑变,颜色极美,釉彩不停流动,光华夺目,变幻不定,这是他在锻造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他给这只花瓶也算了一个命,又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犹豫要不要要不要把这只花瓶卖出去?最终他在高价诱惑下,还是把花瓶交给一位富商。

20年后,一个年轻人带着花瓶来见这个工人。相比当初容光焕发,工人已变成垂垂暮已的老人。那个年轻人告诉他,这个花瓶给几个家族带来厄运。各种离奇死亡事件,让原本兴旺的家门中道衰落。花瓶几次转手,最后来到这个年轻人的父母手中。他的父母也难逃这个魔咒,年轻人此后到处打听这个花瓶出自哪个人之手。经过数载探听,他终于摸到这个始作俑者。

他当瓷器工人的面杂碎这个花瓶,把刀架在工人的脖子上。

工人仰天大笑,说了一句带有哲理性的话:“害死你父母以及其他家族的,不是这个花瓶,而是人心。”

是啊!人心,乃是世界上最深不可测的物体。哪怕你身边最熟悉的那个人,你自信能走入他的心灵世界,却不知你所看到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

香味从厨房那边传来,透过玻璃门,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在忙碌。

吃着张博凡精心准备的早餐,唐宇峰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本想参加同学聚会后,再在这个城市呆上两天就回到S市。张博凡却想留他在家里多住几天,他们哥俩有好些年没有促膝长谈,难得有这个机会。住在别人家里不甚妥当,唐宇峰订好了宾馆,他不想给哥们添麻烦。

“和我还提麻烦,你把我当兄弟吗?”张博凡假装生气。

年前的工作基本上告一段落,反正也不差这几天。想到不断在耳边唠叨的妻子,唐宇峰把机票改签到23日下午四点的航班。这个时间,也不耽误回家过年。不过对唐宇峰来说,过年不过存在于象征意义上,和平常的日子并无二致。

相比昨天的燥热,在冰冷雨水的冲刷下,这座城市重新回归这个季节正常的温度。张博凡开着他刚买不久的新车,车内播放着摇滚歌曲。他和唐宇峰一样,大学时对欧美的摇滚歌曲非常痴迷。他们在大学时有过这个想法:组建一支摇滚乐队,在校内外演出。不过这个疯狂的想法,在现实中只存留了不到半年。随着学业繁忙,一大半乐队成员退出,只剩下张博凡和唐宇峰。他们还想去下一届的学弟学妹那边拉人,效果不甚理想。这个音乐梦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被彻底埋葬在青春的废墟中。不过张博凡的车内音乐,基本上是让人血脉喷张的摇滚乐,也算祭奠逝去的青春梦想。

雨中的这座城市,既熟悉又陌生。室外凄冷,挡不住行人的脚步。大街上一派祥和的气氛,人们都在为这个即将到来的新年做着准备,纷纷到超市、大卖场采购年货,每个人脸上洋溢着一年忙到头终于可以休息的笑容。

然而,这只是一场巨型风暴到来前短暂的平静。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