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同学聚会(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阿美突然注意到,唐宇峰抬起头,身子不自主地往前倾,眼睛一眨不眨,听得极其认真。这个不圆满的结局,让他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

冷菜和热菜一道道上来,暂时冲淡刚才的故事带来的负面气氛。

“糯米团”的经历和阿花截然相反。她嫁给一个没什么大本事、老实巴交的丈夫。“面团”的发展很不顺利,由于生孩子落下一身病,她在原单位拿着长病假工资。上世纪末期,丈夫从工作多年的单位下来,只能在外面给私人老板打零工。她想着给丈夫挑点担子,此后十多年辗转多家公司。靠着夫妇俩在外辛苦打拼,总算把女儿供到大学毕业。她的女儿非常争气,大三时考出了非常不错的托福和GRE成绩,顺利拿到剑桥大学商学院硕士学位全额奖学金。“糯米团”的女儿在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同样是学霸级人物,也申请到剑桥大学社会学硕士研究生。两年前两个年轻人远赴英伦深造,今年即将学成毕业,据说已经收到国内多家公司的OFFER。

苦尽甘来,这个词汇非常适合用在“糯米团”身上。

班长,这个学生时代非常重要的人物,居然缺席这次意义特殊的聚会。到了这个年龄段,一个人的精神和生活状态,基本上都是由子女的情况来决定。班长之所以躲着众人,就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涉世未深,掉入一些人设好的圈套。等到班长知道这一切,为时已晚。

区块链、虚拟货币……这些概念对普通人来说非常陌生。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为班长的儿子编织了一幅美好的财富画卷。他把这种虚拟货币,比作上世纪90年代初的原始股。作为项目负责人,他提前向大家透露这个消息,就是希望带着大家一起发财。

根据他的预测,这种虚拟货币上市不出一个月,就能实现翻几番的财富神话。发财,谁不想呢?很多人来不及考虑,便决定投钱。

骗术并不高明。人家和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让你发财?几个月后骗局败露:这个数字虚拟货币,不过是变相的资金盘。

这次受骗上当,就把班长家里几十年的积蓄赔个精光。

“孩子年龄小,不懂事,难道班长也无法识破骗局?还把钱交到儿子手中。”没等张博凡讲完,“快嘴”又心急火燎地插嘴。

“人都有糊涂的时候,面对这么高的收益回报率,外加骗子和一帮托儿的蛊惑,难保不会犯错。”阿美轻轻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班长不可能把一辈子积蓄,都压在这个不靠谱的项目上。儿子背着他在外面接了网贷,随后把借来的钱交到骗子手里。”张博凡声音低沉,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感。“快嘴”不再言语,关于班长的遭遇继续讲述。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即便这个孩子再混蛋,他终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班长举起的巴掌,在空中呼呼作响,落下时只是轻轻地拍到儿子的肩膀上。他狠狠地骂了儿子一通,做错事的儿子头抵着、身体佝偻着,如同一只病恹恹的小猫。等到班长骂累了,他终于抬起头,对着太空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相信这些骗子的鬼话。当着班长的面,儿子卸载了手机上所有的网贷APP。

儿子老实了整整一段时间,深居简出,偶尔帮父母做点家务。大部分时间,他耗在电脑旁。班长不着急逼儿子出去找工作。这年头,就是名校毕业生工作也不好找。他儿子只是一个专科院校的毕业生,在求职市场上的竞争力很弱。他四处联系朋友,希望这些旧友能伸出援手。不过这需要时间,反正这段时间只要儿子听话、不出事,他不会过分干涉。

一年过去,那些朋友依旧和班长打着哈哈,适合儿子的工作仍在天上飘。这下子,倒是班长觉得有点愧对儿子。

就在他想和儿子好好沟通,准备陪伴儿子一起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一个陌生人的电话打破了表面的平静。那是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开口就说出一个惊人的数字。

儿子又在外面借钱、又把钱投入一些不着边际的风险投资。这些投资的发行机构不明、投资去向不明、收益分配方式不明,是典型的“三无”产品。

对方给出最后的还款期限,如若不然,后果会非常严重。

这天晚上,班长结结实实地揍了儿子一顿。儿子一点也不躲闪,打到后面妻子看不下去,死命把儿子护在下面,歇斯底里地对双眼发红的班长说:“不能再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他是我们的亲生儿子,如果你再下手,就把我打死吧。”

班长手中的皮带,“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他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

第二天一早,隔壁卧室里的被窝叠得整整齐齐,没有儿子的踪影。为了失踪的儿子,班长夫妇的感情到了破裂的边缘。

“班长的儿子最后回家了吗?”“快嘴”又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班长有一段时间没和我联系,估计还在外面浪吧。”

随后又有几个同学,讲述自家孩子的故事,听上去这些孩子都不让父母省心。有的孩子受不了工作中的辛劳,人性裸辞;有的孩子从事不靠谱的职业,父母作为过来人劝说他们,凡被他们当成落伍;还有的孩子在情感问题上让父母操心,这类现象往往在女儿的家庭中比较普遍。二十出头的女生相对单纯,那些臭小子稍微用点手段就能捕获芳心。恋爱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可当作儿戏?这些女孩不乐意了,说自己就是喜欢那个男生,非要和他交往。至于恋爱和结婚完全是两码事,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如此南辕北辙的婚恋观,让父母和女儿之间爆发了一次次激烈冲突。

别人谈论与子女的关系时,唐宇峰只是一个听众,不想袒露自己和女儿的关系。倔脾气的女儿唐晓婷,从小就不怎么听话懂事,他这个做父亲的威严总是受到挑战。至于后来的职业选择,乃至选择的男朋友,唐宇峰都曾坚决地投下“反对票”。然而反对无效,女儿按照自己的意志的行事。

人到中年,子女成为一个人不得不揪心的话题。父母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总希望儿女们能少走点弯路。正如当初他们与上一代人存在代沟,子女们同样对他们的“合理化建议”不买账。除了少数比较开明的父母,与子女间的冲突,似乎成为很多家庭的普遍现象。

除了与子女关系趋于紧张,中年人的情感世界也频频亮起黄灯。就像一辆跑车,刚买来时油光锃亮、各项性能处在最佳状态。随着时间推移,跑车的行驶里程数越来越多,车上的零部件开始出现问题。对身边这个伴侣,初次相识乃至热恋时“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是生活了十几、二十几年,彼此“相看两厌”,身上优点的光环逐渐暗淡;那些过去被遮蔽的缺点,则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中不断放大。

唐宇峰想到不断对自己有怨言的妻子,结婚前她根本不是怨妇的模样。她的话很少,说话慢条斯理,有着知识分子的儒雅和婉约。可能是生理原因,她的脾气这两年不太好。她不断抱怨自己不懂得关心家庭,他想这样吗?他不这么拼命,估计就沦为游手好闲的油腻大叔。

菜上齐了,众人落筷的频率明显降低。特别是最后那道的特色菜,可能是因为前面吃了很多美味,大家品尝的意愿不难么强烈,几乎完整无缺。

凝视这道被冷落的菜肴,唐宇峰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