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38对话(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这个女孩我在前面见到过,”谈及方梦诗,唐宇峰不吝啬溢美之词。以前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对90后、95后存有偏见,认为这些孩子年龄上过了成年标准,心理上还是一个孩子,有点自私、过分强调自我和个性,一点点挫折就撂挑子走人。唐宇峰的公司中也有这样的年轻员工,据HR说管理起来难度非常大,碰不得也摸不得,一句稍微过头的话就能让他们离职。

不过在这场疫情中,有太多90后甚至95后冲锋在一线。如果说17年前的SARS时他们还是被人保护的孩子,到了眼下他们已经成为保护大多数人的中坚力量。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任性的孩子。

唐宇峰注视着唐晓婷的眼睛,说你年龄应该和我女儿差不多。他又指指唐晓婷胸前的医院名称,提到女儿也在这家医院工作。疫情当前,不知道女儿会不会随着医院临时组建的医疗队来到前线?从她身上,唐宇峰仿佛看到了女儿的身影。他有些担心女儿,担心女儿能否保护好、照顾好自己。

唐晓婷的心轻轻一颤:蒙在鼓里的父亲,用直白的方式表达出藏在心中的担忧。这份担忧的背后,是深沉的父爱。

“你是否认识我女儿唐晓婷?”听到蒙在鼓里的父亲提到自己,唐晓婷愣了一会儿,支支吾吾地说医院那么大,医护人员至少有几百人,她和唐晓婷在不同科室,彼此并不相识。当着唐晓婷的面,唐宇峰说起自己和女儿的关系。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前世情人”,可能每个男人心中都渴望拥有一个古灵精怪、冰雪聪明、温柔可爱的女儿。唐宇峰也不例外,自从认识贾丽梅,他就直言不讳地说出这个想法。他会尽自己所能,保护好女儿,让他在安全的、舒适的环境中健康成长,不受到任何伤害和委屈。同时,他在女儿的教育上不遗余力,努力将她培养成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有思想、有自己见解的现代女性。

这幅蓝图听上去非常美好,只是执行操作的过程没有完全遵照当初的设想。

贾丽梅进入待产期,早早住进产科病房。那时,唐宇峰的心思都在妻子以及妻子腹中的这个孩子身上。他陪妻子去做产检,贾丽梅的妊生反应很强烈,他心疼地服侍妻子。

唐晓婷出生那天,唐宇峰一早便来到产科病房。妻子被推入产房,产房外等着十几个翘首以盼的男人。护士一次次从产房里出来,播报生儿子、生女儿的喜讯。与喜讯相关的男人喜形于色,周围人也表达自己的祝福。最后,产房外只剩下唐宇峰一个人。他来得最早,可是妻子这边迟迟没有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时候不像现在,丈夫可以陪在生产的妻子身边。只能在产房外的走廊来回踱步,步子愈发凌乱。好几次从口袋中摸出香烟,但是抬头望见墙壁上“禁止吸烟”的标识,他只能把香烟塞回口袋。凌晨两点多,那个多次报喜的护士终于走出来。女孩,五斤六两,这个男人惊喜万分,激动得差点拥抱那个护士。

他又多请了几天假期,那时的他把家庭、妻女排在事业之前。

不过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特别是一个人的想法和观念,更是会随着时间推移发生变化。

唐宇峰工作能力出众,很快脱颖而出,被上司委以重任。职位上去了,收入水涨船高,意味着陪伴妻子和幼女的时间明显缩水。

当他对妻子说出今后可能对家里照顾减少,贾丽梅表现出宽容和理解:“男人嘛,趁年轻就应该出去闯荡。你放心,家里我多担待一些。”有了妻子这句话,唐宇峰在职场中攻城略地的劲头更足了。

不曾想到:父母也曾用过和谐期,遇到问题有商有量。但是这个良好传统,自从唐晓婷记事以来,就逐渐被父母丢弃。他们渐行渐远,成为一对缺乏交集的平行线。唐宇峰展翅高飞,将妻子的后勤支援视作理所当然。那个将妻子、女儿时时刻刻放在心头的好丈夫、好父亲,变成了一个眼中只剩下工作、业务的事业型狂人。一天24小时,被各种常规的、非常规的事项填满。唐宇峰追求完满,容不得任何瑕疵,做他的下属很累,当然他本人更加省心俱疲。

说到这里,话锋自然转到唐宇峰在外打拼的不易。这个位置不是从天而降,唐宇峰更不靠关系一步登天。他取得的成就源自埋头苦干,期间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辛酸。

他举了几个事例,唐晓婷此前从未听说过这些事例。

这是一份酒桌上喝来的合同。当时唐宇峰只是一个普通的销售专员,不过为了在外人面前抬高身份,他的名片上印着“经理”二字。不过大家对名片这玩意儿心知肚明,名片不就是“明着骗人”吗?从他的谈吐举止上,对方能摸出他的底细,自然不会拿他当部门经理看待。

这合同给你是签,给别人也是签,这份好运落在谁的头上,完全取决于客户的个人喜好。相比竞争对手,唐宇峰这边没有任何优势。在旗鼓相当的均势下,有一个办法可以打开客户的心扉。

那就是饭局,在饭桌上大家觥筹交错,彼此会放下芥蒂,虽说这种谈判方式有些传统、老土,不过在种种场合屡试不爽。

那就豁出去了,一个字,干。

饭桌上摆放着山珍海味、珍禽猛兽,还有几道以前样子有点惊悚的野味。根据公司财务规定,销售人员应酬开支的报销有一个限度,超过限额的部分,需要由员工自己买单。唐宇峰这个月跟着好几个胆子,开销接近限额这条红线,这顿饭的支出大部分需要由他自己买单。想到月底不菲的奖金以及年底的分红,他陪着笑脸、豪爽地请客户随意点菜,还要点最贵的菜肴。

菜肴在饭局中只是摆设,喝酒才是核心内容。在地位存在落差的场合,唐宇峰只能是一口闷、对方随意的角色。他一次次举起酒杯,里面装着酒精浓度达到65%的液体。这些客户从国外带回来的烈度酒,这位酒场老手在干下几杯后显得有些吃力。他的眼睛有些发直,舌头有点打结,双手撑住桌沿,才不至于让自己躺倒桌子底下。末了,他音乐听到对方的负责人说出这句话:“我和你们方总是老相识,小伙子又是一表人才。我也是从你这个年龄过来的,能体谅期间的不容易。你们给出的方案,我们会优先考虑。”

唐宇峰醉倒在路边,被路人送入医院。这次他不在S市,出差回来也未将此事告诉贾丽梅,更不会在女儿唐晓婷面前说出半个字。贾丽梅见他脸色有些苍白,关照他工作上不要过于拼命。他付出了“胃出血”的代价,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原以为这样血的代价能换来一份合同,但是当他再次致电客户,对方告知已和另一个主要竞争对手签约。

“不是说好优先考虑我们的方案,怎么?”唐宇峰还想做最后的争取。

“嘴上说说的你都能当真?再者你们的方案明显不如A公司,我们总不能放着好的选项不用,用孬的吧。”

“那天我喝出了胃出血……”

“那是你个人的选择,我没强迫你喝下去。”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暑期充值乐翻天
活动以单次实际到账的VIP点为准;以点券的形式赠送VIP点,充值额越高点券到期时间越长。如:充值:500元赠送7500VIP点、充值:1000元赠送15000VIP点
活动时间:8月13日到8月15日
立即充值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