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再遇阿花(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阿花本来答应来的,临时改变了主意。阿美听到话筒那边,有沉重的咳嗽声。

同学们找了一个路人,请对方在牌楼下留下一张合影。当年32位同学,来了16位。缺席者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的是自身原因,有的是家庭原因,还有人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一生中会遇见很多人,绝大多数人只能在某一程陪伴我们,相聚永远是短暂的,分别和离散才是人生的主基调。

想到这里,唐宇峰默默不语地跟在别人身后,与那些叽叽喳喳、聊个不停的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好不容易来一次母校,自然不能错过近距离观赏的机会。唐宇峰陪着众人又游览了一遍校园,相比刚才,这一刻多了一份忧伤和哀愁。

回到牌楼,夕阳的余晖早已染红西边的天空。一辆19座的考斯特客车早已恭候多时,这是张博凡事先安排好的。他们的下一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最好的包房。

车窗外再次出现东湖,阳光洒在湖面上,在水面上荡起金黄色的碎屑。如同一位久经沧桑的老人,它不动声色地注视一批批学生进入武大校园,又带着美好憧憬奔赴祖国各地。

穿着深黑色西装的服务小姐,把一行16人领进这个面积足有50平米的包房。

“你说这天气真够怪的,三九天在外面走了一圈,居然满头大汗。”“快嘴”刚坐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就开始抱怨。

“糯米团”接着说:“可不是嘛,哪有大冬天还开冷空调?这地球真是被人类破坏得不成样子!每天有这么多车子在路上跑,排出来数量惊人的尾气。还有工厂的烟囱,源源不断地向天空排放废气。就我家旁边那个发电厂,好像没有‘不出气’的时候。为了造房子,郊区开辟了很多荒地,这样势必会减少绿化。”

此后又有几位同学对反常气候唏嘘不已,比如武汉去年夏季的持续高温,连适应高温桑拿天的武汉人也大呼吃不消,去年秋天极度干燥,干燥程度堪比撒哈拉沙漠。好不容易冷空气将反常的气温拉回正常水平,这几天不正常的偏南风又将不该有的温度带到这座城市。

天太热了,包房内的空调制冷效果一般,汗珠还是不断从体内冒出来。张博凡叫服务员先上一盆水果。不一会儿,一整盘切好片的西瓜端上桌子。大家伙不管这西瓜是否是暖棚里催熟的,也不论口感如何,先塞到嘴里降降温、解解渴。

一盘西瓜下肚,众人从焦躁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唐宇峰没有吃西瓜,又一次点开那条新闻。这条新闻不长,传递出来的信息却不能让人心安。

“还在想你的阿花啊!”“快嘴”说话根本不管当事人的感受。

“你能不能别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豆腐西施”白了她一眼。这个“豆腐西施”人如其名,皮肤白如豆腐,即使到了这个岁数,依旧保持年轻时的风韵。

“阿美,你和阿花关系最好,能否说说她这些年的情况?”“糯米团”声音温润如玉地问道。

一段充满心酸的故事,就此展开。

阿美在25岁结婚,那是父母为她安排的相亲对象。丈夫在婚前和婚后判若两人,稍有不满就对她拳打脚踢。她忍无可忍,在结婚一年后提出离婚。此后十多年,有很多人给她介绍过男朋友,其中不乏优秀的男生。父母劝她,你还年轻,不能就这样独身一辈子。身边有个男人,遇到生病时还有个端茶倒水的人;年老体弱时,彼此还有个照应。可能被第一段婚姻伤得太深,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开启新的感情生活。她想起过初恋唐宇峰,不过当初为了自己的前途,唐宇峰弃她而去,这段纯真的感情在世俗生活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人的思想会在某个特定时刻、特定场合发生改变。40岁时,她在一次商品交易会上遇到这个加拿大裔华人。他对待女性的态度不冷不热,既不会过分献殷勤,也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心中的伤痛在这一刻愈合。她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与那个男人保持联系。

男人比她大三岁,在两年前丧偶,没有孩子。他们彼此有着很多共同话题,一年后在国外办了简单的婚礼。

第二任丈夫在婚后对她疼爱有加,阿花庆幸自己终于不必单独面对漫漫长夜。这个男人忙得经常不回家,阿花心想男人窝在家里也不算本事,在外面闯荡才有出息。日子越过越好,她从公寓搬进别墅,刚结婚时还要亲自下厨、做家务,到后来请了两个保姆,她从此滴水不沾,当起了富太太。

丈夫不回家的时间越来越长,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天,这个女人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敲响了房门。

粉饰丈夫“完美人设”的面具,随着女人的到来被彻底摘下。

这个男人在外面同时与很多女人保持来往。与阿花发生联系时,他已经有了一个妻子和孩子,只不过阿花蒙在鼓里。他用了一些手段,与阿花顺利拿到结婚证。结婚后两年,他又与另外两个女人搭上线。丈夫的分身术玩弄得非常好,周旋在不同女人之间,扮演事业男和好丈夫的完美形象。他的演技几乎无可挑剔,这几个女人居然没有发现破绽。直到有一天他带着其中一个女人逛街,被他交往的另一个女人迎面撞见。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倒,连锁反应就此发生。

阿花把家里能砸碎的物品都砸了,她恨自己眼瞎,怎么被这个渣男瞒得死死的?她提出离婚,不料丈夫跪下来恳求她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愿意断了与其他女人联系,只想和她度过安稳的下半辈子。

阿花无法接受这样不可饶恕的过失,言辞拒绝。男人玩起“牛皮糖策略”,在离婚的法律程序上百般阻挠。这场离婚官司拖了两年多,阿花筋疲力尽才从这场闹剧中抽身离开。

法官的锤子落下,丈夫心疼满脸憔悴的阿花,愿意给她一大笔补偿。倔强的阿花,当场撕毁了那张数额达到七位数的支票。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