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2隔离(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这个20多岁的女孩,即使穿着羽绒服,依然遮不住修长高挑的身材。她对着检验报告不住流泪:“我被隔离了,外婆怎么办?”这个圆脸女孩关心的不是她自己,而是一位她深爱的至亲。这个病毒老少通吃,常常出现一家人集体感染的情况。这个女孩被医护人员带进隔离病房,在唐宇峰的视线中留下落寞的背影。

这里每个人的表情极其肃穆,检验报告书就是一张命运判决书。阴性、阳性,将人们划分为两个世界。前者,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后者,则坠入无底深渊。没有人可以坦然轻松地面对这个结果,就算是那些性格再乐观、开朗的人。被确诊的患者被带走,走廊内留出的空位,很快被更多焦急等候结果的人填满。

五个多小时的等候,唐宇峰不知是怎么挨过来的。张博凡在中午十二点出去一趟,带回来两盒打包的客饭,两荤两素:大排、咖喱鸡块、炒黄瓜、番茄炒蛋。唐宇峰提不起一点食欲,硬着头皮把菜吃完,白米饭都浪费了。后面不断有人进来,诊室外始终保持满员状态。用完午餐,唐宇峰斜倚在椅子上,双手插在胸前打盹。迷迷糊糊之际,他的胳膊被捅了一下,轮到他了。

发热门诊的医生同样是三级防护,浑身雪白的防护服、医用隔离面罩、护目镜、N95口罩,这些医用防护物质都是一次性的,从医生露出的布满血丝的双眼,可以知道他穿上一整套装备已经过去很长时间。

除了询问病症,医生又问了好几个问题,比如他发病前的出行情况如何?和哪些人有过接触?这些人中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出现症状后又与哪些人有过接触?这就是一个流行病学调查,可以大致上判断锁定一条传播链。

唐宇峰主要和这些大学同学有过接触,其中就有两位确诊患者,属于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现在他出现这些症状,可以归类于疑似病例。医生开了血液化验单和CT化验单,通过验血确定C反应蛋白这个指标是否异常;而肺部CT影像,是判定患病最有力的佐证。当时,核酸检测试剂盒嫉妒紧缺,而发热疑似病人很多,无法逐一满足所有人的检验需求。医生会根据这两项指标,确定是否要做病毒核酸检测。

验血结果比较快,唐宇峰的C反应蛋白比正常值偏高了近10被,可以判定体内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炎症感染。与此同时,肺部CT也说明这个问题:双肺团片状磨玻璃影像。医生开具了核酸检测的单据,如果这道检验结果呈现阳性,基本上可以判定唐宇峰得了这个病。

做了咽拭子采集,唐宇峰焦躁地赶张博凡离开医院。“离我远点,我身上有病毒。”他说得非常决然。在好友家住了一周多,他隐约感觉给张博凡带来不少麻烦。张博凡本人和自己关系很铁,但是他的妻子不见得能对自己住进来那么包容、无所谓。她会认为丈夫招来灾星,特别是几天前出现高烧,那时候病毒已经小试牛刀,只不过被唐宇峰强大的免疫系统暂时镇压下去。一旦抵抗力稍有下降,体内残存的病毒重新活跃,这些比头发丝还细小的威力,不会再放过这个在人体内急速繁殖、狂欢的机会。肺部已经在他们的攻势下沦陷,可能其他脏器是它们下一个攻击目标。

唐宇峰在昨天看到过一篇报道,说这个病毒不仅仅损害肺部,可能对肝脏、肾脏产生不可逆的伤害,甚至会威胁到人体的免疫系统。那篇最新医学研究论文上,提到有些患者的免疫系统遭到一定程度破坏,研究人员从分离出的病毒毒株中,检测出某些艾滋病的片段。而艾滋病,就是专门损毁免疫系统的不死癌症。一旦免疫系统瘫痪,后果不堪设想,哪怕一个本来没有杀伤性的普通感冒病毒,都能成为不治之症,这正是艾滋病的可怕之处。病毒和艾滋病扯上关系,更加剧人们对它的畏惧。

前方只剩下唯一一丝光亮,那就是这个病毒核酸检测,唐宇峰在心中祈祷阴性的结果。不过拿到最终结果前,他不想再拖累好友张博凡,不想把病毒传染给他,不想因为对病毒的恐惧,影响到他们夫妻关系的和谐。

“我走了,你怎么办?当初要是你也一走了之,可能就没有我了。”同样的话张博凡又说了一次,上次是几天前,当时他也要搬出来自我隔离。

张博凡永远不会忘记唐宇峰的救命之恩,这是他哪怕拼上自己可能被感染、可能影响到自己与妻子的感情,都不能轻易放弃好哥们的真正原因。

那是大二寒假,寝室六个人只有张博凡和唐宇峰留在学校。唐宇峰想借着放假时打工挣钱,自从进入大学校门,他不曾问父母要过一分钱,学费、生活费要么是助学贷款、要么通过双手辛勤劳动所得。至于武汉本地人张博凡,因为每个周末都能见到父母,他感觉回家没什么意思。呆在家里还有一个坏处,那就是母亲在耳边不停唠叨,会影响到看书或者做其他感兴趣的事。学校内相对清净,特别是图书馆,没有考试前大排长龙、一座难求。送走几位室友,他后脚闪进图书馆,选了一本非常考验耐心的哲学大部头著作,尼采写的。这个哲学狂人推崇超人哲学,对张博凡这样的男生吸引力很大。

日子,过得如同水滴穿石般那样悠长。张博凡的生活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是日常的吃喝拉撒,另一部分是充满睿智、领悟智慧的哲学之旅。将近一个月的假期,他把书架上关于尼采的著作通读一遍。特别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仿佛为张博凡的认识打开一个崭新世界。尼采在这本书中,把即将到来的时代比喻为人类开始觉醒的时代。人类精神经历三个阶段:忍辱负重的骆驼阶段、雄武强健的狮子阶段,最终回归婴儿阶段。尼采描述的是人类世界这个宏观概念,作为个体又何尝不是如此?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不折不扣处在骆驼阶段,后面通过发奋勤勉逐步过渡到狮子阶段,当然最终能否放下对强者的执念,回归到婴儿阶段,不是每个人可以做到。

一个寒假换来思想认识上的飞跃,也不枉攻读晦涩著作时的寂寞。为了犒劳自己,他去了武汉最有名的小吃街——户部巷。除了过年那几天,一日三餐极为简单,他用这通胡吃海喝,庆祝一个月来的精神苦修“杀青”。

热干面、三鲜豆皮、炒豆丝、豆腐脑……这些吃过无数遍的小吃,依然不会有吃腻的那一天。吃遍这些有代表性的美味小食,张博凡打着饱嗝惬意地乘坐公交车返回校园。

寝室中只有他一个人,闲得发慌,他又抽出一本小说阅读。

小说刚读了一个开头,右下腹部开始疼痛。起初痛感不那么强烈,张博凡以为下午东西吃多了,站起来在房间内来回走动,从门口走到阳台,再从阳台回到门口。房间内的空间有限,他索性忍着疼下楼来到操场慢走,一圈、两圈……他走了十多圈,痛感不断在纵深发展。痛得额头直冒冷汗,他不敢在外面继续待下去,一瘸一拐地返回宿舍。门口的宿管阿姨见状关心他,他没心思搭理,好不容易把自己运到四楼。

他找来一片治疗胃痛的药物,这是他在开学前母亲硬塞给他的。当时他嫌母亲烦,他这个岁数哪会吃药?没想到今天,母亲的担忧派上用场。就着温开水,把百色药片吞进去,他一头倒在床上,蒙上被子想大睡一觉,期待醒来告别难熬的疼痛。

从神经末梢不断传来的疼痛信号,张博凡根本不可能进入睡眠状态。他从左侧卧翻到仰面睡,随后又翻到右侧睡,最后干脆来到俯卧,用被子抵住疼痛部位。这些措施完全不起作用,汗水开始浸湿他的内衣,他疼得浑身无力,连呻吟的力气都丧失殆尽。寝室中就他一个人,这个消极的念头冒上心尖:我,会不会就这样死了?

他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更不可能步行去校医院,那个地方距离寝室有将近一公里的。张博凡、唐宇峰读大学的时代,电话属于稀罕玩意儿,想要打电话需要到学生宿舍区门口的保安室。他想大叫,试图用叫声唤起他人的注意。他用尽全力,只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估计声波传到阳台上向四方散射,根本不可能被一双耳朵捕捉到。即使叫声达到一定的分贝数,放假阶段这栋楼住宿的学生极少,也不能惊动到别人。

张博凡绝望无比,他似乎陷入沼泽,身体慢慢往下沉,无法摆脱这股不可抗拒的地心引力。

就在这时,响起了房门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唐宇峰比往常提早返回寝室,这是他临时做出的决定。假如他这天没有这个突发奇想,或者想到去其他地方,估计世上不会再有张博凡这个人。

唐宇峰背起张博凡下楼,把他背到校医院,挂了急诊。校医院设备有限,随后他们在救护车的转运下来到学校附近一家医院。急诊科医生做了处不检查,马上安排张博凡接受手术。他得的是急性阑尾炎,本来应该在第一时间过来就真,但是他自说自话吃药,耽误了很多时间,导致出现急性穿孔化脓。任由脓液在体内横流,会导致感染性休克,引发多脏器衰竭,可能存在生命危险,

“你把我从鬼门关拖回来,我能见死不救吗?我回去了,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对得起我的良心吗?”张博凡一边说,一边流下眼泪。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