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17合作(旧版)

嵇振颉

都市 |  浪漫 设置
瀑布瀑布

唐宇峰翻了一个身,发出一连串咳嗽,总算暂时疏通了被堵塞的器官。手轻轻探出去,好不容易摸到手机。他给张博凡发微信,让他把感冒药和退烧药放在房间门口。即便不是新冠病毒,也不能让哥们跟着遭殃。他不想马上去医院,医院里接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反倒是更危险的地方。他的症状似乎和那些典型症状有些出入,兴许不是这个病,去医院检查过程中,感染的风险会大大增加。不如自己用点药,假如药物不行再去就医也不迟。

等到门外的脚步声散去,唐宇峰吃力地扶着墙壁挪到门口。他弯腰去捡地上的药盒,不小心摔在地板上。终于,手指触碰到药盒,他再无力气直立,索性像一只爬行动物,就这样爬到床边。他不想再麻烦张博凡送热水进来,用少得可怜的唾液,强行将两粒覆盖塑料薄膜的药丸吞进肚中。

药丸和胃酸发生化学反应,一股汹涌的烈火在体内各个角落燃烧。体温再次出现上升,这是体内免疫大军正在集结力量,对外来入侵的病毒发动攻击。此前的痛感在慢慢瓦解,与之一同溶解的是整个身体。唐宇峰再次沉沉地睡去。

恢复意识,窗外天空明亮。掏出手机,时间已经来到第二天早上。他睡了将近24小时,感觉浑身湿漉漉的,内衣湿透,就连被褥上也沾上他的汗液。药物引发大汗淋漓,大部分症状就此消失。他长出一口气,侵入体内的不是那个可怕的病毒,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感冒导致的发烧。

手机上出现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是他的下属小倪,昨天晚上六点多打的;另一个是合作伙伴康总,比小倪晚两小时来电。当时他睡得像头死猪,就是在吵闹的铃声也无法将他从迷迷糊糊的状态拽出来。这两人不会平白无故地骚扰自己,唐宇峰首先联系了康总这个大客户。

“唐总,这么晚才回我的电话。”康总的口气中明显夹杂着不满。

“不好意思,康总,昨晚身体不适,很早就休息了。”唐宇峰实话实说。

“哎哟,最近那个病很厉害,不会您也得了这个病?”康总说话阴阳怪气。

“有劳康总惦记,我唐某人没那么娇气。昨天您找我什么事?”

“本来在您身体不舒服时,不适合说这些话。但是,你我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说话做事无外乎奔着一个‘利’字。即使今天我不对您开这个口,明天、后天或者后面任何一天,这些情况都绕不过去。”

“别再绕晚了,到底你想对我说什么?”

“那我就直言不讳,我们想解除与你们公司这次宣传推广合作。”

唐宇峰躬耕于文化传媒领域,最大一块业务就是帮助企业和个人做形象、品牌的宣传推广。康总的公司最近新出一块售价在20万50万的中高档汽车,目标群体是年收入在12万到30万的男性人群。尽管有初步的目标群体,但是这类群体最大的诉求点和痛点在哪里?这款车如何激起这部分群体的购买心理?以往那种大水漫灌、简单重复的传统宣传方式,只会引起受众的反感。传统宣传讲求以宣传者为中心,秉持“我说什么、受众就得听什么”的理念;而新型的营销推广,把注意力更多关注在受众身上,秉持“受众想听什么,我才提供什么”的理念,有点类似于男生追女孩子,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什么,让受众产生“营销者站在自己角度看待问题”的错觉,感受不到营销的痕迹,让营销的内容产生共鸣、代入感。要达到这样的营销效果,标签是关键所在,这些离不开大数据的帮助。通过大数据分析用户的行为,细分目标受众,解读出背后隐藏的群体心理,再针对目标受众的需求,进行直戳痛点的营销。

前期,唐宇峰与这位康总沟通了一个多月,策划方案前后修改六遍才定稿。在敲定营销方案后,两家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在年后在各类自媒体平台推广这款新车型。为此,唐宇峰在年前与多位大V沟通,后期将通过他们将这篇营销文案在网络平台上扩散。这些大V与公司有着长期合作,彼此相互信任,康总这边突然放了鸽子,必然会影响到公司的其他项目。还有唐宇峰跟这个项目跟了这么久,时间这个沉没成本无可挽回。他一下子不做了,唐宇峰表示不能接受。

听到唐宇峰如此决绝的口气,康总退一步说:“这么做确实不厚道,但是请唐总体谅我们的难处和苦衷。疫情如此严重,汽车行业受到非常明显的冲击。本来农历新春佳节是汽车销售旺季,4S店的销售额是寻常日子的好几倍。今年却恰恰相反,这几天全市十几家店的销售额,加起来还不到过去一家店的销量,下降幅度超过95%。这时大家宅在家里,哪有心思到店里看车、买车。原有的车型都不好卖,更不要说这款新车。我们总部已经下令暂缓新车型上市,这个疫情也不知道何时能彻底结束。没有结束前,宣传推广毫无必要。换作你处在我的位置,你还会继续履行这个合同吗?不过您这边付出了这么多人力、物力、精力,如果我一点不给补偿,也说不过去。这样吧,我向总部提出申请,按照违约条款中的赔偿金50%赔付给您。不过这个申请能否得到总部批准,我也不好说。”

康总这个“各打五十大板”的方案,唐宇峰无法直接说“不”。人家度日如年,不做宣传推广理所应当。这种行为违反合同约定,但是在疫情这个“黑天鹅”事件属于不可抗拒因素。即使因为合同纠纷闹到法庭,最终判决也不一定有利于他。不过,他不能把底牌亮出来,就像康总的话也拖了一句:“这个申请能否得到总部批准,我也不好说。”到时候,他可以拿上司作为挡箭牌,说自己已经尽了全力,但是高层管理者不支持这个赔偿要求。他必须给对方施压,迫使康总不留任何退缩的余地。

大病初愈,唐宇峰的脑子有点迟钝。他没有马上对康总的方案提出个人观点,挂断点后仔细想了半小时,又拨通了康总的电话。

“康总,不好意思又打扰您了,有些想法要和您沟通一下。”唐宇峰咽了一口唾沫,继续说:“我理解您的难处,这是我们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当时您和我们公司签合同时,根本不会想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这完全属于不可抗拒的因素,后期产生的后果应当由我们协商来解决。我有两种解决办法,还请康总您来定夺。”

第一种是继续履行合同,但是不约定宣传推广的期限。唐宇峰相信在政府部门的强力干预下,这场疫情终有控制住的一天,不可能出现失控的局面。到那时候,反正推广方案都是现成的,再做这些推广无需增加额外的成本。

另一种是终止合作的方案。毕竟有执行第一种方案的可能性,康总的公司强行要解除合作关系,唐宇峰希望他们承担更多违约责任,支付70%的违约金。生意场上最讲求信誉,损失了信誉,会在今后的发展中面临更多瓶颈和障碍。违约金总共50万元,多支付20%,不过增加10万元的成本,对一家立志做大做强的公司来说,这点钱无异于九牛一毛。

唐宇峰说话绵中带刚,康总沉默一会儿,说:“这家不是我开的,财务支出方面不能由我做主。我一定会在上司面前陈述您的观点,希望今后有机会合作。”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