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从朱棣圣孙到万古一帝
第五章 想禁海运?杀无赦,百官震动(求鲜花月票评价票)(旧版)

汉王赵王怀揣着看戏的笑容,最后撇了一眼后,率先朝前走去。

他们两个王爷得走在百官们的前头。

朱高炽看着为自己出头的儿子,很是欣慰的拉起自己儿子的手,道:“走了,小二,跟为父上朝,有什么不懂的你就给我使眼色,我来解决。”

“多谢爹。”

“嚯嚯,你还真是长大了呀!”

……

令人惊讶的是,今日的早朝。

皇帝没来,传话的公公说由监国正式处理朝政。

至于陛下,已经去校场和三大营检阅去了。

张公公望着下面还站着的二皇子,赶紧走下来:“二皇子你还站着干嘛?”

微微一愣。

就见自己的父亲朱高炽,捅了他腰一下,然后朝着上面的九五至尊的皇位努了努嘴。

这才明白!

好家伙,之前是太子监国才能坐。

现在倒好,自己还不是太子,都不是皇长孙呢。

就坐上九五大位了?

深吸一口气,第一次坐皇位,不能给穿越老哥们丢人。

走到大位,一坐在龙椅上。

除了太子跟二位王爷外。

百官们全部行礼朝拜。

不是朱瞻基这个监国山呼万岁,而是对那个现在不在这个位置上掌握皇权的男人——朱棣。

开始朝议。

一个御史言官直接跳了出来。

“臣左佥都御史曹尚孟有本启奏。”

眼皮一跳!

当头炮!

言官一来就跳,肯定不是好事。

“奏报。”

“臣上书弹劾三宝太监郑和,贪赃枉法,贪墨朝廷远航钱财,欺骗朝廷,哄骗圣上,毫无廉耻,蒙蔽良心,甚至还要再请朝廷拨款,支持此阉再次远洋出海,以求暗地里中饱私囊,甚至不顾开海使得海盗袭扰我海疆百姓的事实,完全不在乎我大明百姓死活,此阉竖不除,朝廷纲纪何在,我朗朗大明乾坤何在?”

“臣——死谏!”

曹尚孟言辞激烈,声情并茂,简直令人无不佩服其拳拳赤子之心!

就见他将手中官牌放地,头顶官帽又摘下一同放到身旁地上。

——深深一跪一拜!

望着手里的茶杯都抖了一抖。

上辈子就知道大明言官能演。

没有想到这么能演!

各个看上去都是一顶一的忠臣,一个比一个的忠烈。

可是到头来肚子里都是坏水!

一个个看上去不怕死,要真让他们去死,就会比谁都怂。

“我说这位大人,我虽是监国,还很年幼,但是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想的什么吗?”

“皇孙……监国何出此言?”

曹尚孟抬起头来,一脸不解的困惑。

“曹大人出身沿海,我记得不错的话就是台州府吧?”

“是,监国这与臣弹劾郑和有何关系?”

手里把玩着热茶,轻轻用茶盖轻捋着茶沿。

就见,朱瞻基不急不慢的说道:“曹尚孟出身台州经商世家,其父是曹坤正是当地最大的丝绸商人,专门用内地廉价收到的蚕丝,雇佣当地贫苦百姓织布,随后又借着行善积德的名义,捐助给当地寺庙道观,背后却又偷运出来,然后走私到海上,进而流转到南洋诸国出售,期间来回都不经过我大明各州府报备?”

停顿了一下,朱瞻基又道:“期间海外诸国的商人们,你家也暗中与他们做生意不少吧?你说你家不也是出海经商的吗?怎么你家就能交往海外,人家国姓爷就不能?”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眼神之中满是戏谑的望着,那个跪在地上发抖的曹尚孟。

半响,曹尚孟才颤颤巍巍的结巴道:“启禀监国,陛下之前有言:‘远夷跋涉万里而来,暂而鬻货求利,难与商贾同论,听起交易,勿征其税’,又言:‘今夷人慕义远来,乃侵其利,所得几何,而亏辱大体多矣’!”

曹尚孟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结结巴巴的继续说道:“……臣臣臣,臣家父也不是绕过官府,是我大明怀柔远人,天朝上国,不征其类税收!”

一笑,幸好自己一听到曹尚孟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什么底细。

对于曹尚孟所言,朱瞻基眼含怒意的责备道:“曹大人,本监国可没有说你家跟海外交易往来,还有缴纳税收的事情,毕竟我大明还没有这一项税收,我自然不降罪于你家,放心好了。”

“多谢监国!”

说着曹尚孟就要捡起自己的乌纱帽,拿起自己的官牌。

殊不知,冷冷一笑,厉声喝道:“大胆!你家虽无犯我大明律,但你不敬圣上,以死相逼监国,我代行的乃是陛下之责,见我如见我皇爷爷,而你就是藐视陛下,不敬天子,来人,以大逆不道之罪将曹尚孟打入诏狱,即刻拖出午门斩首!”

“啊?陛下!不是,监国!皇孙!——臣,冤枉啊!臣不弹劾了!”

“晚了,拉下去!”

曹尚孟被拖了出去。

几个大臣见状,看样子是跟曹尚孟一路子的。

赶紧出来求情反对。

“皇孙留情!”

“监国不可啊!”

“曹大人不该杀!”

冷声一笑:“为何?”

“臣启奏监国,曹大人不过只是忠心为国,言辞激烈了一些,其心可鉴,罪不至死。”

“臣附议!郑和几次西洋之行,劳民伤财致使国库空虚,这是事实!”

“臣等也不服,臣等死谏!”

又几个大人跳了出来。

好家伙,逼宫了!

甚至其中一个吏部大臣,还直言不讳道:“监国过于年轻,看样子不太适合这个位置,臣要面请陛下,罢黜皇孙监国之位,交由仁德的太子!”

望着这群家伙们。

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是出来逼宫的。

若不杀难以立威。

天下当官的多得是!

神情冷漠的望着这地上的一众反对和求情的大臣们,冷声问道:“诸位大人,这是要逼宫了?皇爷爷前脚才走检阅三大营,后一步,你们就打算欺我年少?这是什么大罪?我告诉诸位大人——藐视当今圣上,当诛!”

说完,这陆陆续续跳出来的十几个大臣,也都懵逼了。

这是连他们也要杀啊?

怎么可能!

法不责众。

更别提,大明从太祖后期,可就不杀死谏之臣了。

可接下来,的冷血无情还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锦衣卫将这些藐视圣上的大臣们全部拖出去——问斩!”

“啊!”

“什么?”

“监国!”

“疯了疯了!”

“残暴不仁!”

“屠夫!”

一众百官们都惊了。

这时,朱高炽也赶紧站了出来,疾呼:“不可啊监国!”

PS:月初了,各位彦祖手中都有月票了,有月票的投一投,鲜花评价票都是免费的,每天重置,不投就浪费了,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