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从朱棣圣孙到万古一帝
第一章 朱瞻垲的奏疏,朝野震动(求鲜花月票评价票))(旧版)

永乐二十一年的朝堂上。

今天吵成一团!

言官跳脚指着内阁大骂,也阴阳怪气的指责着当今圣上。

完全就是一副要当名留青史的死谏忠臣的模样!

至于内阁跟朱棣,这时只是听着责骂,还有大臣们的谏言。

居没有一个站出来反驳一句。

那朱家三子,朱高炽三兄弟,老大一脸的愁容,老二憋着笑,老三眼观鼻鼻观心。

今日这朝堂好不热闹,甚至是武官们一个个也都看好戏的样子。

造成这些的原因,只是因为一份奏疏。

这份奏疏递交上来的时候,朱棣看完也是彻夜未眠。

上面所言无疑都是他之前想要做的。

收税!

——充实国库,使国有余银!

但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朱棣之前从未有过头绪。

可这一份奏疏却面面俱到,事无巨细的全部奏报了一个清楚。

而这份奏疏的时间也很巧妙,朱棣出征阿鲁台,想要选定一个监国之人。

既然如此,朱棣不介意让这人监国,先试试水。

出人意料递上奏疏的不是老大,已经当过监国的朱高炽。

而是朱棣的皇孙。

这个皇孙还不是太子朱高炽的长子朱瞻基,居然是二子朱瞻垲。

那个从小体弱多病,不过十六不到的少年!

至于原因,就是那一份奏疏,朱瞻垲上的奏疏。

奏疏全篇直言二字——收税!

收谁的税?

官绅!

勋贵!

商贾!

甚至是连寺庙道观都不放过!

就是这一份奏疏让朱棣决定了朱瞻垲监国,也是这一份奏疏导致了朝野动荡。

据说不到一日的时间里,这一份奏疏都已经传到了江南士林们那里。

引起的震撼不弱于北元打回来了!

一个官员跳了出来,直指圣上,不卑不亢的启奏道:“陛下,此子乃是妖孽,必会乱国,奏疏之中所言,无外乎与民争利,加重百姓赋税之举,靖难才过,奏疏之中的大政若实施下去,必然导致天下大乱!臣,虽死而无憾,只求陛下斩此子,以儆效尤!”

说完大臣摘下官帽,就伏地叩拜,一副求死死谏的模样。

随后陆陆续续不断有大臣站了出来。

纷纷效法!

“臣附议!”

“臣等死谏!”

“臣也附议。”

转眼间整个朝堂上已经跪下去一片脱掉官帽跪地死谏的大臣们。

朱棣这个堪称比肩汉唐武帝太宗的永乐大帝。

此刻,神情之中也不禁生出犹豫不决来。

自己真的决定对了吗?

让那个孩子来监国?

但是那一份奏疏所言,无不言中大明利害,甚至铁嘴直言——百年后大明必亡!

这时,担心自己儿子的太子朱高炽,转眼看到跪到了这么多的大臣们,他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言道:“诸位大人们,那只是一个孩子的狂言而已,断然不会如此施政,不如让我将他领来,让他当面给你们承认,那不过只是纸上谈兵而已,至于监国,再请陛下另谋他人如何?”

太子都出来说话了。

大臣也不能不给面子不是。

一个大臣抬起头来,说道:“那就请皇孙来说个清楚,到时候再由太子来监国好了。”

“对没错。”

“就是,太子仁德,之前数次都是太子监国得好好的。”

“我赞成,请皇孙来好了,说不一定是哪个无德的教书先生让皇孙这样说的。”

“没错!”

朱棣不由得一笑,这群大臣们还真是大明的肱骨,连这明着讨好太子的行为,都做得如此顺畅。

朱高炽哭笑不得,这是保了儿子,还捧了自己不成?

随便了,只要自己那个小二没事就行。

朱棣撑着脑袋枕在龙座上道:“那好,请皇孙来吧。”

此时的朱棣心里,准备将这个局面丢回给那个小子。

一个测试。

也是怀着期待。

那小子连眼前的局面都摆不平的话,那份奏疏上要推行的各类国策,那也只是空话一场。

将大明朝堂引得一阵大乱的人。

此时正在自家府邸内,躺在花园里的藤椅上,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云卷云舒发着呆。

朱瞻垲。

朱高炽此子,未来要成为明宣宗的朱瞻基的弟弟。

按历史记载,这个朱瞻基的二帝十六岁那年就落水感染了风寒,未能治愈就死了。

但是半个月前落水的朱瞻垲却没有英年早逝。

而是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一整天就躲在自己的小院里,望着天空出神。

甚至连平日里来找他玩的几位国公家的公子,他都不理睬了。

有时候来伺候的丫鬟还惊讶的发现,这位二公子经常念叨着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

什么我还没有看冬奥呢!

什么航空母舰现不现实?

还有什么货币得霸权!

……诸如此类的话太多了,甚至让太子妃都请来了法师来驱邪。

都以为这位太子家的二公子中邪了。

连平日里都会自己洗脸穿衣了。

以前可都是要丫鬟服侍的。

最要命的,二公子还经常在小院里练习着很奇怪的“武术”,跳来跳去的,双手双脚就跟跳舞又不像跳舞一样。

口里念着什么一二三四……这类的口令。

小院里的朱瞻垲从藤椅上站了起来,低声道:“不知道朱棣能否决断千古,这一次我是赌上了性命,也希望这个我的爷爷也能不相负,如此国策,不流血是不可能的,朱棣你可是后世史书所言的永乐大帝,不要辜负我的期待!”

朱瞻垲不是原来那个朱瞻垲,他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

当他睁眼醒来后……大就是大明朝永乐年间。

而自己是那个朱高炽早死的小儿子。

“按照日子来看,今天的宫里应该就是要讨论此事了,看样子成败与否皆在今日。”

朱瞻垲神情坚定,倒也是有几分虽死无憾。

就在这时!

小院门口传来了自己娘亲的声音,朱瞻垲觉得奇怪,赶紧起身跑了出去。

“几位公公,你们不是来抓我家小二的吧?他才风寒痊愈没多久,真得禁不住吓呢……呜呜呜,我这个可怜的当娘的……没有好好管教他……呜呜呜……”

“娘你在干嘛呢?”朱瞻垲跑出来,就看到自己那个这个世界的母亲,自己父亲朱高炽的妻子未来的张皇后。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自动订阅最新章节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