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从弃婴到千古一帝
第五章 始皇帝的忧伤!(旧版)

没头脑啊

军事 |  架空 设置
瀑布瀑布

而另一边,政哥正在驾辇之中处理政务!

始皇帝初定天下,百废待兴,而始皇帝从不荒废政务!

一天光是批阅的竹筒都有数百斤之多!

夺天下易,守天下难!

大秦现在行的是前无古人之路,没有任何参照物!

他是历史上第一位皇帝,也是大一统的先和,他所做的一切都无迹可寻!

这也就导致始皇帝的工作量大到令人难以想象,哪怕是大巡天下,不在咸阳,始皇帝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不同于康麻子下江南的旅游,政哥甚至相当于直接将朝堂搬到了驾辇所在之地!

哪怕是在路上,政哥也很难忙里偷闲!

忙碌一天,堆积的政务终于一扫而空!

政哥微微扶住额头长叹!

政哥才推出削天下之贵族的政策不久,虽然因为政哥大巡天下,六国余孽不敢妄动,但是背地里小动作也不会太少!

他们不敢明面上反对始皇帝,但是民间六国余孽已经开始为长公子扶苏摇旗呐喊!

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对于大部分贵族来说,他们并不是很在意王国的覆灭与否,他们更在意的是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而长公子扶苏在上次刺杀以后政治目的大规模改变,支持分封制,以至于六国余孽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把目光投向了长公子扶苏!

他们在自发的为长公子扶苏造势!

而原因也很简单……

长公子扶苏支持分封制!

只要长公子扶苏成为储君,从而登基,那么他们的身份地位就会恢复……

作为扶苏政策的既得利益者,六国余孽自然不吝啬为之摇旗呐喊!

换句话说,长公子扶苏究竟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对于六国余孽来说,支持长公子扶苏已经成了政治正确!

乃至于后来始皇帝驾崩,长公子扶苏身死,六国余孽最开始起兵也只是打着为扶苏复仇的名号……

有些话说多了,也就成真的了!

不管扶苏真心支持分封制与否,六国余孽已经打定主意想要将扶苏绑定在自己的战车之上!

但对于始皇帝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他要干的是前无古人之事,大秦必然是前无古人之帝国!重开分封制?难道大秦也要向最后的周王一样跪地赤身衔玉乞降么?

这是始皇帝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可是更大的问题摆在了始皇帝面前!

如果不让扶苏继承储君,谁来继承?

胡亥么?

或许一开始始皇帝命令李斯赵高教导胡亥的时候真有这个想法!

但是很显然,胡亥的才能太过于一般……

政哥眼神洞若观火,哪里看不出来胡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他开辟了一个前无古人之路,可是最有资格和才能继承帝国的儿子反对他,其他孩子又没有相应的才能……

这让始皇帝心底一股无力油然升起……

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他的生命总会有尽头,而继承人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政策以及大秦帝国的未来能否延续!

长叹一声,始皇帝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

如今是秦王政二十六年,始皇帝也才刚四十来岁……

但是劳累,以及种种事情的堆积让始皇帝最近有些身心疲惫!

拒绝了前来送饭的侍卫,始皇帝实在没什么胃口,一路车马劳累,再加上心事堆积,始皇帝如今也就一天一两顿饭,甚至有时候并日而食……

本打算趁着难得的轻松去走一走散散心,忽然又想起来昨天自己捡来的婴儿……

虽然没有太过于上心,但婴儿握着自己手指的笑容也在始皇帝心里留了一丝印象!

左右也没什么事情,始皇帝沉默片刻朝着赵彻的车内走去!

“老将军也在?”

始皇帝走了一会,只听见王翦豪迈的笑声,侧身一看,只见王翦将那婴儿举的高高,婴儿一边拍手一边大笑!

“陛下!”

王翦随即想要行礼,始皇帝却摆了摆手!

而还在配合演出的赵彻听到这一声直接懵了!

“陛下?”

“皇帝?”

“大佬!”

“舔!”

心思急转,赵彻对着始皇帝露出了笑容,咿咿呀呀的声音含混不清,但是张开了小手求抱抱!

始皇帝倒也不会拒绝一个婴儿的要求,顺势接过赵彻拿捏到了怀中!

赵彻这次没有乱动,他敏锐的察觉到面前这位皇帝神色不是很好!

只是将脑袋埋在对方胸口,面带微笑,也不在大喊大叫手脚乱动,给人一种安详和谐的感觉!

果不其然,始皇帝见此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人不会觉得一个婴儿会审时度势,哪怕他是始皇帝!

一个安静的,满脸微笑的婴儿,再加上【亲和】天赋,哪怕是满是心事的始皇帝也放松了许多!

“嘿,这小家伙还会趋炎附势!”王翦胡子一抖!

这刚刚还跟自己玩的乐不可支,始皇帝来了就要求换人了?

一旁的乳母在那眼巴巴的看了半天,这孩子都不带过去的!

始皇帝听到打趣也笑了一下,顺势用手指头戳了戳赵彻的脸蛋,却被赵彻用两只小手抱住用额头抵着不肯松手!

“这孩子真是讨人喜欢!”始皇帝笑了一下,手指头捏着滑嫩的脸蛋!

萌物总能让人放松心神,身心愉悦,更何况有天赋加持!

“方才那乳母还说这孩子不喜人抱!”王翦笑了一下!

“这陛下来了就易手了!”

区别对待果然很容易让人升起不一样的感觉!

“哦?那这娃娃还真懂得趋炎附势?”始皇帝笑了一下!

赵彻闻言咿呀咿呀的附和着……

这只是一个玩笑,没人会觉得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会趋炎附势!

“怕是在水上飘了那么久,陛下又是第一个抱他的,周围只有老臣和陛下在身边,这才有些许不一样吧!我听乳母说,我没过来的时候,这孩子虽然乖巧伶俐,不哭不闹,可是也不叫嚷不动弹,只是睁着眼也不吭声……”王翦叹了一口气!

“许是把咱们当亲近人了……”王翦沉声说道!

这么一想,这个娃娃着实可怜的很,听乳母说,这么点的孩子出生不会超过十天……

这么大点,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在河流之中随波逐流。

若不是他恰好和始皇帝饮马河边,恐怕这孩子早就烟消云散了……

听到这句话,始皇帝愣了一下……

他自然不是无情之人,他幼年在赵国为质,那种满是孤独的抛弃感他比谁理解的都深刻!

后来亲生母亲的背叛,亲弟弟的背刺……

一次一次失望让他紧闭心扉,如今遇上了一个小家伙,却勾起了祖龙内心一丝伤感……

“着实是个可怜的娃娃!”始皇帝摇了摇头,只感觉手指一片温热!

低头一看,只见小家伙正抱着自己的指头吭哧吭哧狂啃!

一边啃一边笑……

始皇帝愣了片刻,脸上也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哈哈!这小东西,着实有趣的很!”

............................................................................

ps:新的开始,小弟重新起航,大秦新作,希望能够带给大家新的感觉!新书期间,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鲜花,每一个评价票,每一张月票,都是对小弟的支持!希望读者老爷们多多支持!

............................................................................

本书由飞卢小说网提供。

开启懒人阅读模式
APP听书(免费)
精品有声·人气声优·离线畅听
活动注册飞卢会员赠200点券![立即注册]
上一页 下一页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设置
章节加载中